三輔黄圖序原序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三輔黄圖 巻之六

三輔黄圖校証 巻之六


(P131〜P155)


巻之六 漢長安城の閣,署,庫,倉,廐,圏,橋,陵墓,雜録 王族、朝廷などの諸施設







   






三輔黄圖卷之六






       


石渠閣,蕭何造;其下?石為渠以導水,若今御溝,因為閣
名。所藏入關所得秦之圖籍:至於成帝,又於此藏秘書
焉。《三輔故事》曰:石渠閣,在未央宮殿北,藏秘書之
所。

直按:《漢書。儒林?施讎傳》顏師古注引《三輔故事》,
《文選?西都賦》李善注引《三輔故事》,皆與原注文相
同。成帝使謁者陳農求遺書干天下。見《漢書?藝文志》
序。《雍?》云:「石渠閣?石為渠以導水。以水經約其地
望,則滄池在未央西南。此之為渠,必引滄池下流,轉北
以行成其為渠也。水之又北,遂轉行乎明光、桂宮之間,
謂之明渠也。又益趨東,則長樂之有酒池,都城東之有王
渠,皆此水也。」《雍?》又謂承明殿與石渠相距不遠。現
今遺址在西安市未央?小劉寨天祿閣西南。餘?住訪,其把
多出王蕁大泉五十錢背範,採集達四十餘枚,疑在王莽時
此閣已廢,改為制造錢範之作所。尚有石渠二具,一完一
殘,存在天祿小學?。又福山王氏藏「石渠千秋」



Page 131




   瓦,文字至精。

天祿閣,藏典籍之所。《漢宮殿疏》云:「天祿麒麟閣,
蕭何造,以藏秘書處賢才也。」劉向於成帝之末,校書天
祿閣,專精覃思。夜有老人著?衣,植青藜杖,叩閣而進。
見向暗中獨坐誦書,老父乃吹杖端,煙然,因以見向,授
五行洪範之文。恐詞?繁廣忘之,乃裂裳及紳以記其言,至
曙而去。請問姓名,云我是太乙之精,天帝聞卯金之子,
有博學者,下而觀焉。乃出懷中竹牒,有天文地圖之書,
曰:余略授子焉。至子?,從授其術,向亦不悟此人焉。

直掛《文選?西都賦》李善注,引《三輔故事》云:「天祿
閣在大殿北。」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八十四並同。又《陜
西通志》巷七十二,引《三輔故事》云:「天祿閣在未央
大殿北。天祿,異獸也。即揚雄校書處。」又劉向校書天
祿閣一段,亦見《拾遺記》卷六,完全與本文相同。現今
遺址在西安市未央?小劉寨未央大殿遺址直北,設有天祿小
學。又咸陽郭氏所藏漢瓦拓冊中,有「天祿閣」瓦。

麒麟閣,《廟記》云:「麒麟閣,蕭何造。」《漢書》:
宣帝思,股肱之美,乃圖霍光等十一人於麒麟閣。

直按:《漢書?蘇武傳》顏師古注,引《漢宮殿疏》云:
「麒麟閣,蕭何造。」道址現在西安市未央?小劉寨天祿閣
西北。

《三秦記》云:「未央宮有堯閣。」《廟記》云:



Page 132




   「未央宮有白虎閣,屬車閣。」

直板:《玉海》引《三秦記》云:「未央宮有堯閣,?
闔。」張?輯本堯閣與本文同,因?闔為門名,故未連引。
白虎、屬車二閣,他無所見。




     署


虎威,章溝,皆署名。漢有長水、中壘、屯騎、虎賁、越
騎、?兵、射聲、胡騎八營,宿衛王宮,周廬直宿處。

直接:《西京賦》云:「重以虎威章溝嚴更之署。」八校
尉,見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云:「長水校尉掌長水宣曲胡
騎。中壘校尉掌北軍壘門?,外掌西域。屯騎校尉掌騎士。
虎賁校尉掌輕車。越騎校尉掌越騎。?兵校尉掌上林苑門屯
兵。射聲校尉掌待詔射聲士。胡騎校尉掌池陽胡騎,不常
置。凡八校尉,皆武帝初置。」西安南郊出土有「長水屯
瓦」瓦當,蓋為長水校尉屯兵之處所用。




   庫


武庫,在未央宮,蕭何造,以藏兵器。

直按:蕭何造太倉、武庫,見《漢書》高祖七年紀。又
《史記?樗里子傳》云:「昭王七年,樗



Page 133




   里子卒,葬於渭南章臺之東,曰後百?是當有天子之
宮夾我墓。至漢興,長樂宮在其東,未央宮在其西,武庫
正直其墓。」又《漢書?劉向傳》云:「樗里子葬於武
庫」。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又東?武?北,舊樗里子葬於
此。」

靈金?府,太上皇微時佩一刀,長三尺,上有銘字難識,傳
云殷高宗伐鬼方時所作也。上皇游豐沛山中,寓居窮谷,
有人冶鑄,上皇息其旁,問曰鑄何器,工者笑曰,為天子
鑄劍,慎勿言。曰:得公佩劍雜而治之,即成神器,可克
定天下。昴星精為輔佐,木衰火盛,此為異兆。上皇解匕
首投爐中,劍成,殺三牲以釁祭之。工問何時得此,上皇
曰:秦昭襄王時,餘行陌上,一野人授餘,云是殷時靈
物。工即持劍授上皇,上皇以賜高祖。高祖佩之斬白蛇是
也。及定天下,藏於寶庫,守藏者見白氣如雲出?,?若龍
蛇。呂後改庫曰靈金藏。惠帝即位,以此庫鑄禁兵器,名
曰靈金?府。

直按:本段見《拾遺記》卷五,文字相同,中有刪節,但
稱為靈金府,不稱為靈金?府。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
一,引《拾遺?》,與今本《拾遺記》文字略有異同。又
張?輯《三輔故事》,引《北堂書鈔》,敘太上皇鑄劍事,
文較《拾遺記》為節括,但亦稱為靈金?府。此條不見於今
本《書鈔》,未知張氏所據。又《刀劍?》云:「前漢劉季
在位十二年,以始皇三十四年於南山得一鐵



Page 134



   劍,長三尺,小篆書銘曰赤霄,及貴常服之。此即
斬白蛇之劍也。」又《異苑》云:「晉惠帝元康二年。武
庫火燒孔子履、高祖斬白蛇劍,王莽頭等三物。」據此,
高祖斬蛇劍,至晉時始毀也。





     倉


太倉,蕭何造,在長安城外東南。文景節儉,太倉之粟紅
腐而不可食。

直按:《漢書?高祖本紀》,七年造太倉。又太倉腐粟,見
《史記?平準書》。

細柳倉、嘉倉,在長安西、渭水北。古徼西有細柳倉,城
東有嘉倉。

直按:《漢書?文帝》七年紀:「河?太守周亞夫為將軍,
次細柳。」服虔注云:「在長安西北。」如淳注云:「長
安細柳倉,在渭北近石徼。」張揖注云:「在昆明池南,
今有柳市是也。」又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云:「細柳
倉,在咸陽縣西郊二十里,漢舊倉也。周亞夫軍次細柳,
即此是也。張揖云在昆明池南,恐為疏遠。」





    ?


未央大?,在長安故城中。《漢宮儀》曰:「未央





Page 135








   宮六?。長樂、承華等?,令皆秩六百石。」

直按: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一,引《漢舊儀》曰:
「天子六?,未央?,承華?皆萬匹。」又本文卷三,路??,
亦稱為未央?,此處復出。

翠華?、大輅?、果馬?、軛粱?、騎馬?、大宛?、胡
河?、???,皆在長安城外。編者按:目?為「九?」。

直按: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一,引《三輔?圖》云:
「未央宮有金?、路??、果馬?、軛梁?、騎馬?、大宛?,胡
河?、???,凡九?,在城?。」與今本頗有異同。又按:
《漢舊儀》六?,為未央、承華、??、路?、騎馬、大?等名
稱。本文之翠華、大輅、果馬、軛梁、大宛,胡河諸?名,
皆不見於其他古籍。騎馬,疑屬於太僕騎馬令之?。果馬,
當即《漢舊儀》所敘中?門之「果下馬」。又《長安志》引
《?圖》亦有金?,與《御覽》同。

霸昌觀馬?,在長安城外。

直按: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云:「司徒尋,初發長安,宿霸
昌?」。顏師古注云:「霸昌觀之?也,《三輔?圖》曰在城
外也。」與今本同。又《續漢書?郡國志》云:「霸昌?,
在長安西三十里,又曰三十五里。」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一
百九十一,引《郡國志》曰:「雍州霸昌?,在長安西三十
五里,王莽


Page 136




   使司徒王尋發長安宿此。」

都?,天子車馬所在。

直按:《漢書?惠帝紀》:「三年七月,都?災。」

中?,皇后車馬所在。

直按:《漢書??太子傳》云:「因長御倚華,具白皇后,
發中?車載射士。」頗師古注云:「中?,皇后車馬所在
也。。與本文同。




     圈



秦獸圈,《列「校」原作「烈」,誤士傳》云:「秦王召
魏公子無忌,不行,僅朱亥奉璧一雙詣秦。秦王怒,使置
亥於獸圈中。亥瞋目視獸,皆血濺於獸面,獸不敢動。」

直按:《大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七及四百八十三,引《列
士傳》,與本文均同。又《水經注?渭水》引《列士傳》,
則作「秦昭王會魏王」,與「秦王召魏公子無忌」,其?不
同。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七,及《長安志》引《漢
宮殿疏》云:「秦故虎圈。周匝三十五?,去長安十五
里。」又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及《太平御覽》卷一
百九十七,引《郡國志》云:「雍州虎圈,在通化門東二
十五里。秦王置朱亥干其中,亥瞋目,虎不敢動。漢文



Page 137




   

帝問上林尉處,及馮?好當熊,在此。」又《太平御覽》同
卷引《三輔故事》云:「師子圈,在建章宮西南。」

漢獸圈九,?圈一,在未央宮中。文帝問上林尉,及馮媛當
熊,皆此處。獸圈上有樓觀。編者按,目?有虎圈,文中未
敘,疑散佚。

直接:《漢書?張釋之傳》云:「從行,上登虎圈,問上林
尉禽獸簿,十餘問,尉左右視,盡不能對。虎圍嗇夫從旁
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,甚悉。」《漢書?郊祀志》云:「建
章宮西有虎圈。」顏師古注云:「於菟,亦西方之獸,故
於此置其圈也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獸圈
九。?圈一,在未央宮中。」與今本同。又引《漢宮闕疏》
「有?圈,有師子圈,武帝造。」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
七所引亦同。




     橋


橋,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秦造橋,漢承秦制,廣六丈
三百八十?,置都水令以掌之,號為石柱橋。」漢末董卓燒
之。

直按:《漢書??太子傳》云:「焚蘇文於橋上。」

又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 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有令丞各
領徒一千五百人。」 又云:「後董卓入



Page 138



   關,遂焚此橋,魏武更修之。」與今本異。《太平
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及《長安志》,引《三輔舊事》,皆
與本文同。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,作「中渭橋,漢末為
董卓所燒,魏文帝更造。」西漢如太常、少府、水衡都
尉、三輔,各置都水令,大司農則管郡國都水,所掌皆各
地區之水利。成帝時特設護都水使者,總領其事。見劉向
各書?敘。揚雄與劉?論方言書,亦稱向為都水君。本文當
稱為橋都水令也。

渭橋,秦始皇造。渭橋重不能勝,乃刻石作力士孟賁等像
祭之,乃可動,今石人在。渭橋在長安北三里,跨渭水為
橋。

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云:「秦始皇造橋,鐵鐓重不能
勝,故刻石作力士孟賁等像以祭之,鐓乃可移動也。」
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並同。

又按:原注「渭橋在長安北三里」二句,用《漢書?文帝
紀》蘇林注文。

?橋,在長安東,跨水作橋。漢人送客至此橋,折柳贈別。
王莽時?橋災,數千人以水沃救不滅,更?橋為長存橋。

直按:亭見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。又長存橋,畢本誤作「長
安橋」。《雍?》云:「王維詩隨地紀別,而曰渭城陽關,
其實用?橋折柳故事也。」



Page 139




   

便門橋,武帝建元三「校」原作「二」,誤年初作此橋,
在便門外,跨渭水,通茂陵。長安城西門曰便門,此橋與
門對直,因號便橋。

直接:《漢書?武帝紀》:「建元三年初,作便門橋。」蘇
林注云:「去長安四十里。」服虔曰:「在長安西北茂陵
東。」又《元和郡縣圖志》云:「便橋,在咸陽縣西南十
里,駕渭水上。武帝建元三年初,作便門橋,《太平寰宇
記》卷二十六並同。在長安北。茂陵東,去長安二十里。
長安城西門曰便門,此橋與門相對,因號便橋。」原注文
三句,與《元和郡縣圖志》相同。

飲馬橋,在宣平城門外。

直按:《史記?夏侯嬰傳》索隱引《三輔故事》曰:「滕公
墓,在飲馬橋東大道南,俗謂之馬塚。」




陵 墓 漢諸陵,先總屬太常,今各依其地界屬三輔


直按:標題下原注用《漢書?元帝紀》永光四年顏師古注
文,「今」字,誤為「令」字,「各」字,?本作「後」
字,亦通。但依照?本,「今」字當為衍文。

漢太上皇陵,高帝葬太上皇於櫟陽北原,因置萬年縣於櫟
陽大城?,以為奉陵邑。其陵在東者太上皇,西者昭靈後
也。高祖初居櫟陽,故太上皇因在櫟陽。十軋太上



Page 140




   皇朋,葬北原。

直接:《漢書?高祖紀》十年,顏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
云:「高祖初居櫟陽,故太上皇因在櫟陽。十年,太上皇
崩,葬其北原,起萬年邑,置長丞也。」與今本《?圖》原
注文相同,似原注即本文之誤。又《地理志》京兆尹萬年
縣,顏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太上皇葬櫟陽北原,起
萬年陵是也。」顏注兩引《?圖》,知今本此條?誤滋甚。
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六,漢太上皇陵,引《郡國縣道
記》,完全與本文相同。又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,太上皇
陵在臨潼縣東北七十五里。

高祖長陵在渭水北,去長安城三十五里。按高祖本紀,十
二年四月甲辰,崩於長樂宮,五月葬長陵。長陵山,東西
廣一百二十丈,高十三丈。長陵城周七里,百八十?,因為
殿垣,門四出,及便殿掖庭諸官「校」原作「宮」,今訂
正寺,皆在中。

直按:《漢書?高祖紀》十二年,臣?注云:「長陵,在長
安北四十里。」《呂后紀》:「六年,城長陵。」顏師古
注引「長陵城周七里」一段,與本文完全相同。又《太平
寰宇記》卷二十六云:「長陵故城,在今縣東北四十里。
漢初徙關東豪族以奉陵邑,長陵、茂陵各萬?,其餘五陵各
五百?,皆屬太常,不隸於郡。」《元和郡縣




Page 141




   圖志》卷一,與《太平寰宇記》文略同,惟作長陵
故城在縣東北三十里。又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又東逕長陵
南,亦曰長山也。」《文選?西征賦》李善注引《三秦記》
云:「秦名天子塚長山,漢曰陵,故通名山陵。」本文教
又稱為長陵山。

又按: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,長陵在咸陽縣東三十里。亦
日長山。現今陵地,在咸陽市渭城公社毛?村西約二公里。

呂后陵,在高祖陵東。按《史記?外戚世家》,高後合葬長
陵。注云:「漢帝後同塋則為合葬,不合陵也」。

直按:《史記?高后本紀》《集解》引《皇覽》曰:「高
帝、呂後山各一所也。」《外戚世家》《集解》引《關中
記》曰:「高祖陵在西,呂后陵在東,漢帝後同塋則為合
葬,不合陵也。諸陵皆如此。」《秦漢瓦當文字》卷一第
三十二頁。有『長陵東?」瓦當,則為呂后陵上之物。又有
「長陵西神」瓦當,則為高祖陵上之物。又見殘畫瓦筒上
印有「西神」二字,大如核桃。用龜蛇體,文字尤精。

惠帝安陵,去長陵十里。按本紀,惠帝七年八月戊寅,崩
於未央宮,葬安陵,在長安城北三十五里。安陵有果園鹿
苑云。

直按:《漢書?惠帝紀》七年,臣?注云:「安陵,在長安
北三十五里。」顏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安陵去長陵
十里。」皆與本文同。



Page 142



   又《惠帝紀》注引《關中記》曰:「徙關東倡優樂
人五千?以為陵邑,善為?戲,故俗稱女?陵也。」《太平寰
宇記》卷二十六云:「安陵故邑。周之程邑。漢為縣,惠
帝置。」又同卷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安陵有果園鹿苑。」
與今不同。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「安陵在咸陽東三十
五里,周之程邑也。」

又按:餘舊藏有「安邑?柱」瓦當拓本,蓋為惠帝陵上之
物。

文帝霸陵,在長安城東七十里,因山為藏,不復起墳,就
其水名,因以為陵號。

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,霸陵在長安東南三十里。本文作
七十里,實為誤文。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云:「陵上
有池,池有四出道以瀉水」。又「因山為藏」四句,用
《史記?文帝紀》《集解》引莊劭注文。又《咸寧縣志》:
霸陵今在楊家?塔北鳳嘴,周圍三百丈。

景帝陽陵,在長安城東北四十五里。按景帝五年作陽陵,
起邑陽陵山,方百二十?,高十丈。

直按:《史記?景帝紀》《集解》引皇甫謐曰:「陽陵山,
方百二十?,高十四丈,去長安四十五里。」《太平寰宇
記》卷二十六云:「陽陵城,故弋陽縣,景帝改為陽陵
縣。」又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「陽陵,今在高陵縣西
南三十里鹿苑原上。」《陜西通志》卷九亦同。



Page 143




   武帝茂陵,在長安城西北八十里。建元二年初置茂
陵邑武帝自作陵也。本槐里縣之茂?,故曰茂陵,周回三
里。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武帝於槐里茂?,徙?一萬六千
《漢書》作「六萬一千」,置茂陵高一十四丈一百?。茂陵
園有白鶴觀。」?一萬六千,一本作「六萬一千」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云:「漢諸陵,皆高十二
丈,方一百二十?。惟茂陵十四丈,方百四十?。」又云:
「守陵、?樹、掃除,凡五千人,陵令屬官五人,寢廟令一
人,園長一人,門吏三十三人,候四人。」原注「武帝自
作陵也」,用《漢書?武帝紀》建元二年應劭注文。「本槐
里縣之茂?,故曰茂陵」,與顏師古注完全相同。但《地理
志》右扶風茂陵縣,顏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本槐里
之茂?。」與今本同。又《水經注?渭水》云:「茂陵,故
槐里之茂?。」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二並同。《漢書?元帝
紀》:「初元三年四月乙未晦,茂陵白鶴館災。」《陜西
通志》卷七十云:茂陵在興平縣東北十七里。《元和郡縣
圖志》卷一並同。現今陵址,在興平縣三韓公社道常村西
南,約O。五公里。直北為李夫人墓,東北為衛青、霍去病
兩墓,東南為霍光墓,均保存完好。

  昭帝平陵,在長安西北七十里,去茂陵十里。



Page 144




   帝初作壽陵,令流水而已。石槨廣一丈二尺,長二
丈五尺,無得起墳陵。東北作廡,長三丈五?,外為小廚,
裁足祠祝,萬年之後,掃地而祭。

直按:《漢書?昭帝紀》元平元年臣?注:「平陵。在長安
西北七十里。」與本文同。又臣?注《漢書》各陵所在地,
皆與《?圖》合,雖未明引《?圖》,知其必本於《?圖》。
又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平陵,在咸陽縣東北十三里。

宣帝杜陵,在長安城南五十里「校」此三字,據《漢書》
臣?注補。帝在民間時,好游?、杜間,故葬此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帝紀》:「初元元年春正月辛丑,孝宣皇
帝葬杜陵。」臣?注:「杜陵,在長安南五十里。」本文城
南下當?「五十里」三字,故據補。

又按:《漢書?宣帝紀》云:「尤樂杜,?之間,率來往在
下杜。」《咸寧縣志》:杜陵,今在三兆鎮,周圍三百十
二丈。又《積古齋鐘鼎款識》卷九第十四頁,有「杜陵東
園銅壺,永始元年造」。

元帝渭陵,在長安北五十六里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帝紀》臣?注,「渭陵,長安北五十六
里,與本文同,又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「渭陵,在咸
陽縣東北一十三里。」



Page 145




   成帝延陵,在扶風,去長安六十二里一曰成帝於霸
陵北?昌亭起壽陵,即武帝之廢陵也。王莽時,遣使壞渭
陵、延陵園門罘?,曰毋使民復思也,又以墨色?其周垣。

直按:《漢書?成帝紀》臣?注:「延陵、在扶風,去長安
六十二里。」與本文同。《漢書?劉向傳》有諫建昌陵疏。
又《陳湯傳》云:「成帝起初陵,數年後樂霸陵曲亭南,
更營之。萬年與湯議,以為『武帝時工楊尤,以所作數可
意自致將作大匠』。」《長安志》臨潼縣引《三輔?圖》
云:「成帝乾霸陵北?昌亭起昌陵,即成帝之廢陵也。」所
引當為《三輔?圖》原注之文,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七並
同。原注「武帝」廢陵,疑為「成帝」之誤字。又王莽遣
使壞渭陵延園門罘?一段。用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文。《古
今注》卷上云「罘?屏之遺象也,行至門?屏外復應思,惟
罘?『復思』也。漢西京罘?,合板為之。亦築土為之,?門
闕殿舍前皆布焉。」《釋名》卷五《釋宮室》略同。又
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延陵,在咸陽西北十三里。

哀「校」原作「安」字,誤,今訂正帝義陵,在扶風渭城
西北原上,去長安四十六里。

直按:《漢書?哀帝紀》臣?注:」義陵在扶風,去長安四
十六里。」與本文同。又《陜西通志》



Page 146



   卷七十云:「義陵,在咸陽縣西八里。」

平帝康陵,在長安北六十里興平原口。

直按:《漢書?平帝紀》臣?注:「康陵,在長安北六十
里。」與本文同。又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「康陵,在
咸陽縣西二十五里。」

文帝母薄?南陵,在霸陵南,故曰南陵,即今所謂薄陵也
「校」此七字本為小字原注,今據《漢書》注改為正文。

直按:《漢書。外戚?薄?傳》「葬南陵」,顏師古注云:
「薄太后陵,在霸陵之南,故稱南陵,即今所謂薄陵。」
與本文完全相同。又《咸寧縣志》:南陵在鮑旗寨,周圍
一百九十六丈。《陶齋吉金?》卷六第四至五頁,有「南陵
大泉第五十八乘輿御水銅鍾,建平四年造」。陜西省博物
館藏有「南陵大泉乘輿水陶」陶尊。餘藏有「南陵大泉」
殘陶片。大泉者,大甕也,為漢人之習俗語。

昭帝母趙?、雲陵,在雲陽甘泉宮南,今人呼為女陵。

直按:《漢書,外戚?鉤弋趙?、傳》云:「因葬雲陽。」
顏師古注云:「在廿泉宮南,今土人呼為女陵。」與本文
相同。

李夫人墓,東西五十?,南北六十?,在茂陵西北一里,俗
名英陵,亦雲集仙臺。一曰高二十丈,周回三百六十?。



Page 147




   直牘: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西北一里,即李夫人
塚,塚形三成,世謂之英陵。」或作「莢陵」,似為誤
字。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七,並作「英陵」。

又按: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云:「英陵在興平縣東北十六
里。」?人俗稱茂陵為「大陵」,李夫人墓為「李娘娘
墳」。李墓高度僅及茂陵之半,原注一?非也。

王莽妻死,葬渭陵長壽園,偽謚曰孝穆皇后,僭號億年
陵。舊本云:億年陵,王莽妻死,謚曰孝穆皇后,葬渭城
長壽園西,陵曰億年。

直按: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云:「是月莽妻死,謚曰孝睦皇
后,葬渭陵長壽園西。」與原注舊本相同。本文作「孝
穆」,疑為誤字。








雜  録


漢宮中謂之禁中,謂宮中門閣有禁,非侍衛通
籍之臣,不得妄入。通籍,謂記名於門,通出
入禁門也。籍者,為三尺竹牒,記其年紀名字
物色,懸宮門,案省相應,乃得入。行道豹尾
中,亦視禁中。謂天子出行道中,則有儀衛豹
尾。至孝元皇后父名禁,避之,改曰省中。省,
察也,言出入禁中,皆當省察,不可妄也。

直按:蔡?《獨斷》卷上云:「禁中者,門?有禁,
非侍衛者不得入,故曰禁中。孝元皇后父大


Page 148







   又按:軍汪「通箱,謂記名於門」二句,《史記?魏
其武安侯傳》云:「太后除竇嬰門籍,不得入朝請。」又
原注「籍者,為三尺竹牒」一段,用《古今注》卷下文,
惟作「籍者,尺二竹牒」。《小校經閣全文》卷十一第七
十九頁,有「禁中」鐙,蓋成帝以前之物。

鹵簿,天子出,車駕次第,謂之鹵簿。有大駕,有法駕,
有小駕。大駕則公卿奉引;大將軍參乘,太僕御;屬車八
十一乘,古者諸侯二車九乘。秦滅六國,兼其車服,漢依
秦制,故大駕八十一乘。屬者,言相聯屬不?也。作三行,
尚書御史乘之。備千乘萬騎出長安,出祠天於甘泉備之,
百官有其儀注,名曰「甘泉鹵簿」。法駕京兆尹奉引,侍
中參乘,奉車郎御,屬車三十六乘。北郊明堂,則省副
車。小駕祠宗廟用之。

直按:《西京雜記》卷五,有「漢朝輿駕祠甘泉汾陰,備
千乘萬騎,太僕執轡,大將軍陪乘。名為大駕之鹵簿」紀
載。又《漢官解詁》云:「天子出有大駕、法駕、小駕。
大駕則公卿奉引,大將軍驂乘,太僕御,屬車八十一乘,
備千乘萬騎。法駕公不在,鹵簿唯河南尹、執金吾、洛陽
令奉引,侍中驂乘,奉車郎御,屬車三十六乘,小駕太僕
奉駕,侍御史整車騎。」與本文略同。

又按:鹵簿與《獨斷,卷上,」犬乾出,車駕次第





Page 149




   謂之鹵簿」條,大略相同,與《續漢書?輿服志》亦
略同。法駕一段,與《獨斷》卷上,法駕不在鹵簿中條,
文字略同。「京兆尹奉引」,《獨斷》則作」唯河南尹、
執金吾、洛陽令奉引」與《漢官解詁》相同,則東漢制
也。

清道,謂天子將出,或有齋祠,先令道路掃灑清?。

靜室,天子出入警蹕,舊典行幸所至,必遣靜室令,先按
行清靜殿中,以虞非常。蔡?《獨斷》曰:天子所至日幸。
幸者,宜幸也。世俗謂車駕所至,臣民被其澤以僥幸,故
曰幸也。

直按:《漢官儀》云:「靜室令,式道候,秦官也。靜宮
令,車駕出在前驅,靜清所徼車,逆日以示慎重也。」
《西京雜記》卷五,記漢朝輿駕祠甘泉汾陰鹵簿,有「靖
室車駕四中道」。又《古今注》卷二云;」警蹕,所以戒
行徒也。周禮蹕而不警,秦制出警入蹕,語出軍者皆警
戒,入國者皆蹕止也,故云出警入蹕也」。又見《漢書》
梁孝王及霍光傳。原注所引蔡?《獨斷》,見今本《獨斷》
卷上。

離宮,天子出游之宮也。

直按:《漢書?賈山傳》云:「秦起咸陽,西至雍,離宮三
百。」顏師古注云:「凡言離宮者,皆謂於別處置之,非
常所居也。」



Page 150




   行在所,天子以四海為家,不以京師宮室居處為
常,則當乘車輿以行天下。天於至尊,臣下不敢渫?言之,
故托之於乘輿,或謂之車駕。車輿所至,奏事皆曰行在。

直按:《獨斷》卷上云:「天子自謂曰行在所,猶言今雖
在京師,行所至耳。」又云:「乘輿出於律,律曰敢乘輿
服御物,謂天子所服食者也。天子至尊,不敢渫?言之,故
托之於乘輿。乘猶載也,輿猶車也。天子以天下為家,不
以京師宮室為常處,則當乘車輿以行天下。故群臣托乘輿
以言之,或謂之車駕。」本文與原注文,皆採用《獨斷》
文。

陛下,陛所由升堂也。天子必有近臣,執兵階陛,以戒不
虞。臣下與天子言,不敢指斥天子,故呼在殿陛下以告
之,故稱陛下,因卑達尊之意也。上書亦如之,如群臣士
庶相與語曰閣下、足下之屬。

直接:本文與《獨斷》卷上陛下條完全相同。

繭館,《漢宮闕疏》云:「上林苑有繭館。」蓋蠶繭之所
也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后傳》云:「春幸繭館。」顏師古注引
《漢宮闕疏》,與本文同。此條疑為上林苑繭觀之重出。
又《漢舊儀》云:「群臣妾從桑還獻於繭觀。」又《陜西
金石志》卷五第十九頁,長安謝氏藏有「崇蛹嵯峨」瓦
當,疑為繭館之物。



Page 151




   蠶室,行腐刑之所也。司馬遷下蠶室。

直按:《漢書。酷吏?咸宣傳》云:『闌入上林中蠶室門。」又
《文選?司馬遷報任少卿書》,李善注引《漢舊儀》云:「蠶
室置蠶官。」

鐘室,在長樂宮。高祖縛韓信置鐘室中。

直按:《史記?淮陰侯傳》云:「呂后使武士縛信,斬之長樂
鐘室。」《正義》:「長樂宮懸鐘之室。」

作室,上方工作之所。

直按: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云:「城中少年朱弟,張魚等,燒
作室門,斧敬法闥。」

長安御溝,謂之楊溝,謂植「校」原誤「?」,今改高楊於其
上也。

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一水逕楊橋下,即青門橋也。楊
溝當與楊橋相近。」又《古今注》卷上云:「長安御溝,謂之
楊溝,謂植高楊於其上也。一曰羊溝,謂羊喜抵觸垣墻,
故為溝以陷之。故曰羊溝也。」本文只採用上段文字。

闕,觀也,周置兩觀以表宮門,其上可居,登之可以遠
觀,故渭之觀。人臣將朝,至此則思其所闕。

直按:《古今注》卷上云:「闕,觀也,古?門樹兩觀於其
前,所以標表宮門也。其上可居,登之則可遠觀,故謂之
觀。人臣將至此,則思其所闕。其上皆丹堊,其下皆畫雲
氣仙靈,奇禽怪獸,以昭




Page 152



   示四方焉。」本文與之相同,僅刪去末數句,又《釋
名》卷五《釋宮室》,亦部分相同。

塾門,外舍也。臣來朝君,至門外當就舍,更熟詳所應對
之事。塾之,言熟。

直按:《古今注》卷上云:「塾,門外之舍也。臣來朝君,至
門外當就舍,更詳熟所應對之事也:塾之,言熟也,」與
本文完全相同。《爾雅》釋宮室:「門側之堂謂之塾。」郭
注:「東門堂。」又《白虎通》云:「所以必有塾何,以飾門
因取其名也。明臣下當見於君,先熟思其事也。」又《漢
舊儀》卷上云:「丞相無塾門。」又云:「御史大夫寺在司馬
門?,門無塾門。」

掖門,在兩旁,如人臂掖也。

直按:《漢書?高后紀》顏師古注云:「非正門,而在兩旁,
若人之臂掖也」。與本文同義。又此條疑原與未央宮之掖
庭宮相聯。

?闥,宮中小門也。

直按:《爾雅》釋宮室云:「宮中門謂之?」。

永巷,永長也。宮中之長巷,幽閉宮女之有罪者。武帝時
改為掖庭,置獄焉。《列女傳》:周宣王姜后,?簪珥,待罪
永巷。

直按: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:少府屬官有永巷令,武帝太
初元年改名為掖庭令。屬吏有掖庭?衛,見《外戚?許皇后
傳》。掖庭有獄,見於《宣





Page 153




   帝紀》霍光。張世安,丙吉等傳。原注文見《列女傳》
卷一。

蠻夷邸,在長安「校」「安」字,據?本補城?槁街。槁街,街
名。蠻夷邸在此街,若今鴻臚館。

直按:《漢書?陳湯傳》云:「宜懸頭槁街蠻夷邸間。」晉灼
注云:「《?圖》在長安城門?。」與今本同。顏師古注與原注
完全相同。

關中八水,皆出入上林苑。霸水出藍田谷,西北入渭。?
水亦出藍田谷,北至霸陵入霸。水出安定陽開頭
山,東至陽陵入渭。渭水出隴西首陽縣鳥鼠同穴山,東
北至華陰入河。豐水出?南山豐穀,北入渭。鎬水在昆明
池北。牢水出?縣西南,入潦谷,北流入渭。?水在杜陵,
從皇子陂西流,經昆明池入渭。

直按:關中八水,?見《漢書。司馬相如傳?上林賦》。本文
豐水、鎬水,與張揖注文相同。其餘六水,皆與顏師古注
文完全相同。

又按:關中八水河流,二千年來?經變改,現在實際情
形,簡介如下:

一、渭水在西安北三十里,西自咸陽流入境?,東

 出臨潼界。

二、水源出甘肅笄頭山在六盤山附近,今之固

 原縣界,東南流合環、?二水,由長武縣入陜,經

 ?縣、淳化,陽,東流入咸陽,至高陵界,與渭

 水合。

三、豐水在長安西南四十里,自?縣流入,北至咸

 陽入渭水,流較水為小,昔文王作邑於豐,即

 豐水旁也。




Page 154




四、鎬水在長安縣西南,一作?,或作?。昔鎬池、

 昆明池水,?與?水通,水源即出其中。

五、産水在長安城南二十里,出南山之石?穀。

 亦喟之?水,西北流入於渭。

六、覇水亦名潦水,源出?縣?谷,北流經縣西二里

 流入咸陽界,在縣城西二十里北流入渭。

七、?水在長安城東十五里長樂坡下,自藍田界

 流入,會?水。

八、?水在長安東二十一里,亦自藍田流入,北合

 ?水入渭。


  以上參考閻文儒《唐西京考》。

  又《豐鎬地區諸水道的踏察》(見一九五七年《考古》第
四期,略云:豐河發源於終南山北側的豐溪口,水北流入
渭河,分為三段,自豐溪河至秦渡鎮為上游,從秦渡鎮
至客省莊為中流,從客省莊至咸陽渭河為下流。鎬水即
豐水支津,自隋開皇四年鑿永通渠以後,鎬水注入永通
渠以北,鎬水枯竭斷流。永通渠以南,鎬水河床遺跡至
今猶存。南頭在斗門鎮西北,豐河東岸,沿花園村西,普
渡村西,上泉北村西古城址,西至紀楊村北邊永通渠南
岸止。




Page 155




   



Page 1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