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輔黄圖序原序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 三輔黄圖 巻之四

三輔黄圖校証 巻之四


(P83〜P104)









   



三輔黄圖 巻之四





    苑  囿



周靈囿。文王囿也。《詩》曰:「王在靈囿,?鹿攸伏,?鹿濯
濯,白鳥??。」毛萇注云:「囿,所以域養禽獸也,天干百
里,諸侯四十里。靈者,言文王之有靈コ也。靈囿,言道
行苑囿也。」孟子曰:「文王之囿,方七十里,芻蕘者往
焉,雉兔者住焉,與民同其利也。」文王靈囿,在長安縣
西四十二里。

直按: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及《長安志》敘周宮室靈
囿,與本文略同。

漢上林苑,即秦之舊苑也。《漢書》己「武帝建元三年開上
林苑,東南至藍田宜春。鼎湖、御宿、昆吾,旁南山而
西,至長楊,五柞,北繞?山,瀕渭水而東。周袤三百
里。」離宮七十所,皆容千乘萬騎。《漢宮殿疏》云:『方三
百四十里。。《漢舊儀》云:「上林苑方三百里,苑中養百
獸,天千秋冬射獵取之。」帝初修上林苑,群臣遠方,各
獻名果異卉三千餘種植其中,亦有制為美名,以標奇
異。

直按:《史記?李斯傳》云:「於是乃入上林齋



Page 83




   戒,日游弋獵。」此上林為秦舊苑之證。武帝建元三
年開上林苑事,見《漢書。揚雄傳?羽獵賦序》,惟賦序無
「藍田」二字。離宮七十所二句,《長安志》引自《漢舊
儀》。《後漢書。班固傳?西都賦》:「離宮別館,三十六
所。」章懷注引《三輔?圖》曰:「上林有建章、承光等一十
一宮,平樂、繭館等二十五,凡三十六所。」與今本異。本
文引《漢宮殿疏》:「方三百四十里。」《長安志》引作「方百
四十里」。疑?「三」字。《太平寰宇記》則作」六百四十
里」,「六」為「三」之誤字。又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故事》及
《關中記》云「上林延亙四百餘里」。「帝初修上林苑」一
段,見《西京雜記》卷一,文字完全相同。惟《西京雜記》
於名果異樹列有詳目,本書未採。

茂陵富民袁廣漢,藏?巨萬,家僮八九百人。於北?「校」
「?」字,據《西京雜記》補山下築園,東西四里,南北五
里,激流水注其中。構石為山,高十餘丈,連延數里。養
白鸚鵡、紫鴛鴦、?牛、青?,奇獸珍禽,委積其間。積沙
為洲嶼,激水為波濤,致江?誨鶴孕雛??,延漫林池;奇樹
異草,糜不培植。屋皆徘徊連屬,重閣修廊,行之移?不
能?也。廣漢後有罪誅,沒入為官園,鳥獸草木,皆移入
上林苑中。

直按:本段與《西京雜記》卷三文字相同,


Page 84






   僅有個別字略異。又自咸陽北面高原起,至興平一
帶,農民皆稱為北?阪,而《西京雜記》正用口頭語。與洛
陽「北?山」名同實異。

上林苑有昆明觀,武帝置。又有繭觀、平樂觀、遠望觀、
燕升觀、觀象觀、便門觀、白鹿觀、三爵觀、陽祿觀、陰
コ觀、鼎郊觀、樛木觀、椒唐觀、魚鳥觀、元華觀、走馬
觀、柘觀、上蘭觀、郎池觀、當路觀,皆在上林苑。

直按:《漢書?天文忘上》:「河平元年十二月壬申,太皇太
后避時昆明東觀。」昆明觀即豫章觀。《漢書?元后傳》云:
「春幸繭館。」當即繭觀。長安謝氏藏有「崇蛹嵯峨」瓦
當,疑即繭館之物。《漢書?武帝紀》:「元封六年夏,京師
民觀角抵乾上林平樂館。」但元封三年紀,顏師古注則作
「平樂觀」,蓋館、觀二名,漢代可以通稱。又《金石韋?石
索》六第五八頁;有「平樂宮阿」瓦當。疑為平樂館之物。
《漢書?外戚孝成班?、傳》自傷賦云:「痛陽祿與柘館
兮」。服虔注:「二館名也,生子此館,皆失之也。」顏師古
注云:「二觀並在上林中。」余昔得「上祿」瓦片,定為上林
苑陽祿館之簡稱。又《西都賦》云:」遂繞?鎬,?上蘭」。
《漢書?揚雄傳》云:「翼乎徐至於上蘭。」晉灼注云:「上蘭
觀,在上林中。」《元后傳》云:「校獵上蘭。」頗師古注


Page85


Page 85




   云:「上蘭,觀名也。在上林中。」又《後漢書。班固
傳?西都賦》,章懷注引《三輔?圖》,與今本同。《漢書?王
莽傳下》,敘王莽起九廟,取當路觀材瓦等。

直又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:上林苑中二十二觀名,有
繭觀、平樂觀、博望觀、益樂觀、便門觀、?鹿觀、樛木
觀、三爵觀、陽祿觀、陽コ觀、鼎郊觀、椒唐觀、當路觀、
則陽觀、走馬觀、虎圈觀、上蘭觀、昆池觀、豫章觀、郎
池觀、華光觀實數二十一觀。「博望」疑即本文之「遠
望」。「陽コ」疑即「陰コ」,「?鹿」疑印「白鹿」,「華光」疑
即「元華」。

又《舊儀》曰:「上林有令有尉,禽獸簿記其名數」。又有上
林詔獄,主治苑中禽獸、宮館之事,屬水衡。又上林苑中
有六池、市郭、宮殿、魚臺、犬臺、獸圈。

直按:《初學記?居處部》引《漢舊儀》,尉下有「百五十亭
苑」一句。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水衡都尉屬官,有上林令
丞。上林有尉及虎圈有嗇夫,見《張釋之傳》。又《太平御
覽》卷一百九十六引《漢舊儀》,「上林苑中廣長三百里,
置令丞左右尉,苑中養百獸」。《漢書?成帝紀》:「建始元
豐,罷上林詔獄」。顏師古注引《漢舊儀》與本文同。《太
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引



Page 86



   《三輔?圖》:「長安有獄二十四所」,為今本所無。

又按:《漢舊儀》云:「上林苑中,天子遇秋冬射獵,取禽獸
無數實其中,離官觀七十所。皆容千乘萬騎。」又云:「武
帝時,使上林苑中官奴婢,及天下貧民貲不滿五千,徙
至苑中養鹿。因收撫鹿矢,人日五錢,到元帝時七十億
萬,以給軍?西域。」《小校經閣金文》卷十一第五十五
頁。有「上林共府鼎,初元三年造」。共府,即供府。供給
資生之具也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,有總敘上林宮現一段,極有
參考價?,茲加以鈔?如下。原文云:「上林苑門十二,中
有苑三十六,宮十二,觀二十五。建章宮、承光宮、儲元
宮、包陽宮、尸陽宮、望遠宮、犬臺宮、宣曲宮、昭臺宮、
蒲陶宮;繭觀、平樂觀、博望觀、益樂觀、便門觀、?鹿
觀、樛木觀、三爵觀,陽祿觀、陽コ觀、鼎郊觀、椒唐觀、
當路觀、則陽觀、走馬觀、虎圈觀、上蘭觀、昆池觀、豫
章觀、郎池觀、華光現。以上十二宮二十二觀,在上杠苑
中。鼎湖宮、?高宮、?壽宮、存神宮、集靈宮、望仙觀,以
上五宮一觀,在京兆屬縣。櫟陽宮、甘槃(疑甘泉之誤)
宮、師コ官、池陽宮、穀口宮、長平宮、扶?宮、白渠觀,
以上七宮一現在馮翊。首陽宮、望仙宮、長楊宮、禮陽
(疑


Page 87




域陽之誤)宮、羽陽宮。山桀(疑梁山之誤)宮,
槁池(
疑?泉之誤)宮、用取(未詳為字之誤)
宮、?宮、回中宮、宜春觀、射熊觀,以上十宮二觀
在扶風。長門宮、鉤弋宮、渭橋宮、仙人觀、霸昌
觀、安臺觀、淪沮觀,以上三宮四觀,在長安城
外。


  甘泉苑,武帝置。?山谷行,至雲陽三百八十一
里,西入扶風,凡周回五百四十里。苑中起宮殿臺閣
百餘所,有仙人觀、石闕觀、封巒觀、?鵲觀。

  直按: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六,及《初學
記》卷二十四,引《三輔?圖》,皆云:「甘泉苑中
起仙人觀,?山谷行至雲陽三百八十一里,入右扶
風,凡周匝五百四十里。」與今本相同。《長安
志》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?山谷行至雲陽三百八十
里,入右扶風,周匝五百四十里」,今本作「三百
八十一里」,微有不同。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
十六,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宮二,觀十四,在甘泉
苑垣?,甘泉苑起仙人觀。」為今本所無。《陜西通
志》卷七十三,甘泉苑在淳化縣北車盤嶺。

又按:甘泉苑繁稱為甘泉上林苑,或稱為甘泉上林
宮。因上林苑包括至甘泉地區,其在甘泉山部分,
則稱為甘泉上林苑。 證之《薛氏鐘鼎款識》 卷二
十第一頁,有「甘泉上林宮行鐙,五鳳二年造」。
又 《金石索? 石索》 六第七十五頁,有「甘


Page 88






泉上林」瓦。《秦漢瓦當文字》卷一第十五頁,有
「甘林」瓦,亦為甘泉上林之簡稱,皆其明證。《漢
書?百官公卿表》敘水街都尉屬官,有甘泉上林都水
七官長丞,餘昔考為即甘泉上林及甘泉都水二長丞
也。?見拙著《漢書新證》。仙人、石闕、封巒三觀
考證見後,?鵲觀己見上甘泉宮。


  御宿苑。在長安城南御宿川中,漢武帝為離宮別
館,禁禦人不得入。往來游觀,止宿其中。故曰御宿。
《三秦記》云:「御宿園出慄,十五枚一勝。大梨如五
勝,落地則破。其取梨,先以布?承之,號曰含消,此
園梨也。」

直按:《漢書?元后傳》云:「夏游御宿鄂,杜之
間。」顏師古注云:「御宿苑在長安城南,今之御宿
川是也。」漢武帝以下五句,與《漢書。揚雄傳?羽
獵賦》顏師古注及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,文字均完
全相同。《長安志》及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引
《三秦記》並同。《太平寰宇記》首句則作慄園,又
御宿園也。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九百六十九,引辛氏
《三秦記》云,「漢武帝園,一名樊川,一名御宿,
有大梨如五升,落地則破。其主取者。以布?盛之,
名含消梨。」與本文略同。


  思賢苑,孝文帝為太子立思賢苑,以招賓客。苑中
有堂室六所,客館皆廣廡高軒,屏風幃褥甚麗。廣陵王


Page 89




胥有勇力,常於別囿學格熊,後遂能空手博之,莫
不??,後為獸所傷,陷腦而死。

  直按:本文見《西京雜記》卷三,與廣陵王胥有
勇力、本為兩條。事實並不聯屬,當為本書之牽連誤
引。又《曄物志》引思賢苑,與本文亦同。惟堂室
《西京雜記》皆作「堂隍」。又《漢書》廣陵王胥在
宣帝時賜死,與《西京雜記》所記不同,當以《漢
書》為是。

  博望苑,武帝立子據為太子,為太子開博望苑以通
賓客。《漢書》曰:「武帝年二十九乃得太子,甚喜。
太子冠,為立博望苑,使之通聲客從其所好。」。又云
「博望苑在長安城南,杜門外五里有遺址。」

  直按:事見《漢書??太子傳》。本文所引《漢
書》之又云,當為《漢書》注文,今本《漢書》已
佚。又《?太子傳》云:「史良?塚在博望苑北。」
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云:「漢博望苑在金城坊?
園東南。」《長安志》亦云:「金城坊?園東南,漢
博望苑。」


  西郊苑,漢西郊有苑囿,林麓藪澤連亙,繚以周垣
四百餘里,離宮別館三百餘所。

三十六苑,《漢儀》注:「太僕牧師諸苑三十六所,分
布北邊西邊,以郎為苑監,宦官奴婢三萬人,養馬三十
萬匹。」養鳥獸者通名為苑,故渭之牧馬處為苑。

     直按: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,太僕敘屬官,



Page 90




   有「邊郡六牧師苑令各三丞」。頗師古注引《漢官
儀》,與本文同。餘昔考漢印中,有「北地牧師騎丞」
印。北地為六郡之一,騎丞為三丞之一。

樂游苑,在杜陵西北,宣帝神爵三年春起。

直按:事見《漢書?宣帝本紀》。《西京雜記》卷一云:
「樂游苑自生?瑰樹,村下多苜蓿。苜蓿一名懷風,時人或
謂之光風,風在其間常蕭蕭然。日照其花有光採,故名苜
蓿為懷風,茂陵人謂之連枝草。」

宜春下苑,在京城東南隅《元帝紀》注東南隅曲池是。
「校」原連下條,從?本分。

直按:《史記?秦本紀》云:「二世皇帝葬宜春。」《漢
書?元帝紀》:「初元二年,詔罷宜春下苑。」孟康注云:
「宮名,在杜縣東。」顏師古注云:「宜春下苑,即今京
城東南隅曲池是。」與本文及原注均同。《漢書?貢禹傳》
云:「省宜春下苑以與貧民。」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
云:「曲江池,漢武帝所造,名為宜春苑。其術曲折有似
廣陵之江,故名之。」又《善齋吉金??璽印?》中一頁,有
「宜春禁丞」印,「禁」當為水衡都尉屬官「禁圃令」之
省文。水衡都尉各屬官皆在上林苑中,據此,禁圃令丞之
官署,獨設在宜春苑?。

梨園,《雲陽宮記》曰,「雲陽車箱阪下有梨園一




Page 91





頃,數百株,青翠繁密,望之如車蓋。」

  直按: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七,引王褒《雲
陽宮記》曰,「車箱阪下有梨園一頃」雲云,文字完
全與此相同。又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云:「車箱
阪,在雲陽西北三十八里,?紆曲析,單軌才通。上
阪即平原宏敞,樓觀相屬,即趨甘泉宮道也。」又
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三引賈志,「梨園,即今淳化縣
城。」








    池  沼


  周文王靈沼,在長安西三十里。《詩》曰:「王在
靈沼,於?魚躍。」

直按: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引《詩》曰,與本
文同。靈沼遺址今在長安海子村,與?縣小豐村北邊
相連接。


  漢昆明池,武帝元狩三「校」原作「四」年字,據《漢
書》改
穿,在長安西南,周回四十「校」「十」字,據《長
安志》補
里。《西南夷傳》曰:「天子遣使求身毒國市
竹,
「校」「市」,疑「布」字之誤。身毒國,即天竺也。《漢
書》曰:張騫言使大夏時,見蜀布?竹杖,問所從來,曰從東來。
身毒國可數千里,得蜀賈人市。
而為昆明所閉。天子欲伐之,
越?昆明國有?池,方三百里,故作昆明池以象之,以習
水戰,因名曰昆明池。」
《漢書》曰:元狩三年減隴西,北


Page 92




地、上郡戍卒之半,及吏弄法者,謫之穿此池。 《食貨志》
曰:「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逐水戰相逐也,乃大修昆明池
也。」

直按:《漢書?武帝紀》:「元狩三年,減隴西、北
地、上郡戍卒之半,發謫吏穿昆明池。」自《西南夷
傳》曰以下至「以習水戰」止,皆用《漢書》臣?注
文。又原注一段,略用如淳注文。


  《三輔舊事》曰:「昆明池兒三百三十二頃,中有
戈船各數十,樓船百艘,船上建戈矛,四角悉垂幡旄葆
麾,蓋照燭涯?」。圖曰:「上林苑有昆明池,周匝四
十里。」《廟記》曰:「池中後作豫章大船,可載萬
人,上起宮室,因欲游戲,養魚以給諸陵祭祀,餘付長
安廚。」

  直按:《漢書?食貨志》云: 「乃大修昆明
池,列館環之,治樓船,高十餘丈,旗幟加其上,甚
壯。」 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故事》曰:「昆明池蓋
三百二十頃,池中有豫章臺。」 <《太平寰宇記》
卷二十五亦同) 《玉海》引一作「三百三十二
頃」,與本文數字相同。 又《漢舊儀》云:「上林
苑中昆明池、鎬池、牟首諸池,取魚?給祠祀,用魚?
千枚。以餘給太官。」 「中有戈船各數十」一段,
與《西京雜記》 巷六文字相同。本文所引《廟
記》,與《長安志》所引相同;《長安志》又引



Page 93




   《三輔故事》文略同;「養魚以給諸陵祭祀」,與
《西京雜記》卷六亦同。又《嘉慶長安縣志》卷十四,引
王森文在長安斗門鎮北見殘碑,記昆明池界址云:「北極
豐鎬村,南極石匣,東極園柳坡,西極斗門。」今石匣口
村,東界孟家寨。萬村的西邊,西界張村、馬營寨、白家
莊之東,北界在上泉北村和南豐鎬村之間的土堤南側。見
一九六三年《考古》四期《豐鎬地區諸水道的踏察》斗門
鎮遺址在今洛水襯盡東一帶。

《三輔故事》又曰:「池中有豫章臺及石鯨,刻石為鯨
魚,長三丈,?至雷雨。常鳴吼,鬣尾皆動。一?甘泉宮南
有昆明池,池中有靈波殿,皆以桂為殿柱,風來自香。」
又曰:「池中有龍首船,常令宮女泛舟池中,張鳳蓋?鳳為
飾,建華旗,作棹歌,棹歌,棹發酸也。又日棹歇謳,舟
人歌也。雜以鼓吹。帝御豫章觀臨觀焉。」

直按:刻石為鯨魚,與《西京雜記》卷一,文字相同。又
《文選?西京賦》云:「鯨魚失流而蹉?。」李善注引《三
輔舊事》作「清淵北有鯨魚,刻石為之長三丈」。又《西
京賦》云:「清淵洋洋」。李善注引《三輔故事》:「建
章宮北作清淵海」。上注文之「清淵北」,即清淵海之北
也。鯨魚サ石今尚存,原在長安縣開瑞莊,現移陜西省博
物館。又《述異記》云:「甘泉宮南昆明池中,

Page94



Page 94



   有靈波殿七間,皆以桂為柱,風來自香。」《洞冥
記》亦同。

《關輔古語》曰:「昆明池中有二石人,立牽牛、織女於
池之東西,以象天河。」張衡《西京賦》曰:「昆明靈
沼,K水玄沚「校」原作「址」,誤。牽牛立其右,織女
居其左。」今有石父、石婆神祠在廢池,疑即此也。

直按:本文所引《關輔古語》、《西都賦》李善注。《長
安乏》,均引作《漢宮闕疏》。《大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
則引作《廟記》。《西都賦》云:「集乎豫章之宇,臨乎
昆明之池,左牽牛而右織女,似雲漢之無涯」。又《長安
志》云:「石婆神廟並在長安縣西南三十五里昆明池右」
張衡《西京賦》云:「昆明靈池,K水玄址,牽牛立其
左,織女居其右。」與今本《西京賦》略有不同。注云:
「立牽牛、織女於池之東西,以象天河。今石人宛在,後
人名石父石婆云。」現距西安坡西約二十華里斗門鎮東
南,有一所小廟,俗稱石爺廟。廟之東三里在北常家莊附
近田間?有一所小廟,俗稱石婆廟。兩廟中各有石像一個,
皆屬於漢代昆明池遺址。石爺即牽牛像,高約230公分;石
婆即織女像,高約190公分。見一九五五年《文物參考資
料》第一期:《西安附近所見西漢石雕藝術》。

武帝初穿池得K土。帝問東方朔,東方朔曰:西域




Page 95




   胡人知。乃問胡人,胡人曰:劫燒之餘灰也。

直按:《初學記》卷七、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均與
本段文字相同。《長安志》引曹昆《志怪》,文略同。

《三秦記》曰:「昆明池中有靈沼,名神池,云堯時治
水,嘗停船於此地。通白鹿原,原人釣魚,綸?而去。夢於
武帝,求去其鉤:三日戲於池上,見大魚銜索,帝曰:豈
不穀昨所夢耶!乃取鉤放之。間三日,帝復游池,池濱得
明珠一雙。帝曰:豈昔魚之報耶?」

直按:《初學記》卷七引《關中記》,《太平寰宇記》卷
二十五引《三秦記》皆與本段全文相同。昆明池中有靈沼
三句,《長安志》引作《關中記》。「有神池通白鹿原」
句,《文選?西都賦》李善注、《後漢書。班固傳?西都
賦》章懷注,皆引作《三秦記》,與《初學記》卷七引作
《關中記》不同。

鎬池,在昆明池之北,即周之故都也,《廟記》曰:「長
安城西有鎬池,在昆明池北,周匝二十二里:?地三十二
頃。」《史記》曰:「秦始皇帝三十六年,使者從關東夜
至華陰縣平舒道。有人持璧遮使者曰;為吾遺鎬池君。因
言曰:今年祖龍死。使者問其故,忽不見,置其璧去。使
者奉璧具以聞,始皇默然良久曰:山鬼不過知一?事。退言
曰:祖龍者,人之先也。祖,始也,龍者,人主之象,謂
始皇也。使御府視璧,乃二十八年渡江所?璧也。」



Page 96




   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「又東北與鎬水合」條,引
《春秋後傳》,使者名鄭客。《搜神記》作「鄭容」平舒
道作「平舒置」,敘事較《史記》為繁,且更多荒渺之?。
原注文用《史記?集解》引蘇林?。鎬池遺址,今在昆明池
之北,?人俗稱為小昆明池。

滄池,在長安城中。《舊圖》曰:「未央宮有滄池,言池
水蒼色,故曰滄池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云:「未央宮中有滄
池。」又《西京賦》云;「顧臨太液,滄池莽。」

太液池,在長安故城西,建章宮北,未央宮西南。太液
者,言其津潤所及廣也。《關輔記》云:「建章宮北有
池,以象北海,刻石為鯨魚,長三丈。」《漢書》曰:
「建章宮北治大池,名曰太液池,中起三山,以象瀛洲、
蓬?、方丈,刻金石為魚龍、奇禽、異獸之屬。」

瀛洲,一名魂洲。有樹名影木,月中視之如列星,萬?一
實,食之輕骨。上有枝葉如華蓋,群仙以避風雨。有金鑾
之觀,飾以環玉,直上於雲中。有青瑤瓦,覆之以雲?之
素,刻碧玉為倒龍之?,懸火精為日,刻K玉為烏,以水精
為月,膏瑤為蟾兔。於地下為機?,以測昏明,不虧弦望。
有香風冷然而至。有草名囎c,?如菖蒲,食葉則醉,食根
則醒。有鳥如鳳,身鉗翼丹,名曰藏珠。?鳴翔而吐珠累
斛,仙人以珠飾仙裳,蓋輕而耀於日月也。蓬?山,亦名防
丘,亦名雲來,高二萬里,



Page 97




   廣七萬里。水淺。有細石如金玉,得之不加陶冶,
自然光?,仙者服之。東有鬱夷國,時有金霧,諸仙?北上
常浮轉低?,有如山上架樓室。向明以開??,及霧歇滅,?
皆向北。有浮雲之乾,葉青莖紫,子大如珠,有青鸞集其
上。下有砂礫,細如粉,柔風至,葉條翻起,拂細砂如雲
霧,仙者來觀而戲焉。風吹什葉,聲如鐘磬。方丈之山,
一名巒維東方龍場,方千里,瑤玉為林,雲色皆紫。上有
通霞臺,西王母常游於其上,常有鸞鳳鼓舞,如琴瑟和
鳴。三山統名昆丘,亦曰神山,上有不死之藥,食之輕
舉。武帝信仙道。取少君欒大妄誕之語,多起樓觀,故池
中立三山,以象蓬?、瀛洲、方丈。

直按:太液者,言其津潤所及廣也。與《漢書?昭帝紀》始
元元年顏師古注完全相同。本文所引《關輔記》,《長安
志》引作《關中記》。但《漢書?郊祀志》顏師古注,引
《三輔故事》云:「太液池北岸有石魚長三丈,高五尺。
西岸有石?三枚,長六尺。」本文所引《漢書》,見《漢
書?郊祀志》。原注文系用《拾遺記》卷十文,但在瀛洲中
刪「東有淵洞」一段,蓬?山刪「其西有含明之國」一段,
方丈山刪「龍皮骨」一段。其餘字句,皆有小異。

《廟記》曰;「建章宮北池名太液,周回十頃,有採蓮女
鳴鶴之舟。」又按: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日出暘谷,浴於
咸池,至虞淵即暮,此池之象也。」

直按:本文所引《廟記》「建章宮北池名太液」



Page 98



   一段,與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所引亦同。《西
京雜記》卷六云:「太液池中有鳴鶴舟、容與舟、清曠
舟、採菱舟、越女舟。」本文所引《三輔舊事》「日出暘
谷」一段,與《長安志》及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所引
均同。《西京雜記》卷六云:「太液池西有一池名孤樹
池,池中有洲,洲上黏樹一株,六十餘圍,望之重重如
蓋,故取為名。」又《雜記》卷一云:「丈液池邊皆是雕
胡、紫?、告゚之類。菰之有米者,長安人謂為雕胡。葭蘆
之未解葉首,謂之紫?。菰之有首者,謂之告゚。其司鳧雛
雁子,布滿充積,又多紫龜碕掾G池邊多平沙,沙上鵜
胡、鷓鴣、鵁?、鴻?,動輒成群。」

昭帝始元元年春,?鵠下建章宮太液池。成帝常以秋日與趙
飛燕戲於太液池,以沙棠木為舟沙棠木造舟不?溺,以雲母
飾於鷁首,一名雲舟。又刻大桐木為?龍,雕飾如真,夾雲
舟而行。以紫桂為柁竅B及觀雲棹水原作「之」宇,從
《拾遺記》改,玩?菱?。帝?憂輕蕩以驚飛燕,命?飛之士
以金鎖纜雲舟於波上。?輕風時至,飛燕殆欲隨風入水,帝
以翠纓「校」原作「縷」,掘《拾遺記》改結飛燕之裾。
常恐曰:「妾微賤,何復得預結纓據之游?」今太液池尚
有避風臺,即飛燕結裾之處。

直按:?鵠下建章宮太液池事,見《漢書。昭



Page 99




   帝紀》。又《西京雜記》卷一云:「始元元年,?鵠
下太液池,上為歌曰:?鵲飛兮下建章,羽肅肅兮行蹌蹌,
金為衣兮菊為裳;?喋荷行,出入蒹葭,自顧菲薄,愧爾嘉
祥。」成帝與趙飛燕戲於太液池事,全段與《拾遺記》卷
六文字相同。《陜西通志》卷七十二引《關中記》,太液
池有避風臺,即飛燕結裾之處。

唐中池,周回十二里,在建章宮太液池之南。

直按:《西都賦》云:「前唐中而後太液,覽滄海之湯
湯。」《西京賦J云:「前開唐中,彌望廣?。」

百子池,戚夫人侍兒賈佩蘭,後山為扶風人段儒妻。?在
宮?時,見戚夫人侍高沮,嘗以趙王如意為言,而高祖思之
幾半日不言,嘆息淒愴,而未知其術,使夫人?築,高祖歌
大風詩「校」「詩」字,據《西京雜記》補以和之。七月
七日臨百子池,作於?樂,樂?,以五色縷相羈,謂之相連
愛。八月四日,出雕房北?竹下圍棋,勝者終年有福,負者
終年疾病,取絲縷就北斗星辰求長命乃免。正月上辰,出
池邊盥濯,食蓬餌以祓妖邪。三月上巳,張樂於池上。

直按:本段與《西京雜記》卷三,文字完全相同。但刪去
又?「在宮?時,嘗以弦管歌舞相歡?。十月五日,歌赤鳳
來。九月九日佩茱萸飲菊花酒」三句。又《西京雜記》卷
一三:「高幣帝戚夫



Page 100




   人善鼓瑟?築,帝常擁夫人倚瑟而弦歌畢,?泣下流
漣。夫人善為翹袖折腰之舞,歌《出塞》《入塞》《望
歸》之曲,侍婢數百皆習之。後宮齊首高唱。聲入雲
霄。」此段與戚夫人菩?築有聯系,而本文未採。

十池,上林苑有初池、麋池、牛首池、?池、積草池、東陂
池、西陂池、當路池、大壹「校」原作「臺」,據《初學
記》改池、郎池。牛首池在上林苑中西頭。?池生?草以織
席。西陂池、郎池,皆在古城南上林苑中。「陂」,
「郎」,二水名,因為池。積草池中有珊瑚樹,高一丈二
尺,一本三柯,上有四百六十二條,南越王趙佗所獻,號
為烽火樹,至夜光景常煥然。

直按: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,少府屬官有上林十池監。顏
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上林中池上?五所。」而此云
「十池監」,未詳其數,今本《?圖》則無此文。又《漢
書。司馬相如傳?上林賦》云:「濯鷁牛首」。張揖注云:
「牛首,池名,在上林苑西頭。』與本文合。牛首,又式
作「牟首」,《霍光傳》云:「輦道牟首」。臣?注云:
「牟首,池名,在上林苑中。」?池,《長安志》引《漢武
故事》,與本文同。積草池與《西京雜記》卷一文字完全
相同。東陂池、西陂池,《漢書?王莽傳》云:「予卜波水
之北,郎池之南。」骨灼注云:「《?圖》波、浪,二水名
也,在甘泉



Page 101




   苑中。」今本所無。蓋古代「波」、「陂」二宇通
用,波水,即指東陂、西陂池水而言。郎池,《善齋吉
金??璽印?》一頁,有「上林郎池」印,與本文合,知晉灼
注作「浪水」為假借字。又《初學記》卷七云:「漢上林
有池十五所。承露池,昆臺池,池中有倒披蓮、連錢?、浮
液根菱。天泉池上有連樓閣道,中有紫宮。戟子池、龍
池、魚池、牟首池、?池、菌鶴池、西陂池、當路池、東陂
池、太乙池、牛首池當為「牟首池」重復、積草池,池中
有珊瑚,高丈二尺,一本三柯,四百六十條,尉佗所獻,
號曰烽火樹。糜池、含利池、百子池,七月七日臨百子
池;作於?樂,樂畢以五色縷相羈,謂為連愛。」積草池、
百子池事,皆本於《西京雜記》。

少府?飛外池,《漢儀》注,?飛具?以射鳧給祭,故有
池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帝紀》:「初元二年,詔罷少府?飛外
池。」如淳注引《漢儀》,與本文相同。《陜西金石志》
卷五第十九頁,有「?蜚官當」瓦,則為?飛令宮署之物。
亦有「次蜚官當」者又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,少府屬官有
佐弋令,式子太初元年改名?飛令,取古勇士之名以為官
名。懷寧柯氏藏有「佐弋宜秋」封泥,宜秋亦疑為苑名,
與宜春苑相幟,特不見於史。佐弋令官



Page 102



   署,設在宜秋苑?。故聯稱為「佐弋宜秋」。

秦酒池,在長安故城中,《廟記》曰:「長樂宮中有魚
池、酒池,池上有肉炙樹,秦始皇造。漢武帝行舟於池
中,酒池北起臺,天子於上觀牛飲者三千人。」又曰:
「武帝作,以誇羌胡,飲以鐵杯,重不能舉,皆抵牛
飲。」《西征賦》云:」酒池監於商辛,追覆車而不
寤」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廟記》與本文同。又「武帝作以誇
羌胡」一段。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,《太平寰宇記》卷
二十五,均與本文同。又《水經注?渭水》敘長樂宮殿之東
北有池,池北有層臺,俗謂是池為酒池,非也。楊守敬
《水經注疏》云:「長樂宮自有酒池,池北自有臺,此蓋
別一池,而俗誤以為酒池,故?氏駁之。」

影娥池,武帝鑿池以玩月,其旁起望鵠臺以眺月,影入池
中,使宮人乘舟弄月影,名影娥池,亦曰眺蟾臺。

直按:《洞冥記》卷三云:「帝於望鵠臺西起俯月臺,穿
池廣千尺,登臺以眺月,影入池中。使仙人應為宮人之誤
字乘舟弄月影,因名影娥池。」又云:「影娥池中,有游
月船、觸月船、鴻毛船、遠見船,載數百人」雲云。又
云:「影娥池北作鳴禽之苑。」《初學記》卷二十五,亦
引《洞冥記》:「影娥池中有鴻毛舟。」

琳池,昭帝始元「校」原作「元始」,今校改元年,穿琳
「校」《拾遺記》作「淋池」,誤池,廣千?,池南起桂臺



Page 103




   望遠,東引太液之水。池中植分枝荷,一莖四葉,?
如駢蓋,日照則葉低蔭根莖:若葵之衛足,名曰低光荷。
實如玄珠,可以飾佩,花葉雖萎,芬馥之氣徹十餘里,食
之令人口氣常香,益脈治病,宮人貴之,?游燕出入,必皆
含嚼,或剪以為衣。或折以障日,以為戲弄。帝時命水
嬉,游燕永日。士人進一豆槽,帝曰:桂楫松舟,其猶重
樸,況乎此槽可得而乘耶。乃命以文梓為船,木蘭為?,刻
飛燕翔鷁,飾於船首,隨風輕漾,畢景忘歸,起商臺於池
上。

直按:本段自開首起。至「以為戲弄」句上,與《拾遺
記》卷六,文字大體相同。但刪去《淋池歌》一首,原歌
云:「秋素景兮泛洪波,揮纖手兮折?荷,涼風淒淒揚棹
歌,雲光開曙月低河,萬?為樂豈雲多。」為本文所未採。

鶴池,在長安城西,盤池在西北,並廢。

直按:《初學記》卷七,記漢上林苑池有十五所,有菌鶴
池,疑即奉文之鶴池。盤池未詳。

冰池,在長安西。舊圖云:「西有?池,亦名聖女泉,蓋
冰、彪聲相近,傳?之訛也。」

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,?水又北流西北注與?池合,水
出?池西,而北流入於?。楊守敬考《地形志》:長安有?池
水。《括地志》:池周十五?。遺址現今在長安北豐鎬村西
北洛水西村。



Page 1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