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輔黄圖序原序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三輔黄圖 巻之五

三輔黄圖校証 巻之五


(P105〜P130)








   




三輔?圖 巻之五




臺  ?




周文王靈臺,在長安西北四十里。《詩序》曰:「靈臺,
民始附也。文王受命,而人樂其有靈コ,以及鳥獸昆蟲
焉。」鄭玄注云:「天子有靈臺者,所以觀?象、察氛祥
也。文工受命而作邑於豐,立靈臺。」《詩》曰:「經始
靈臺,庶民子來。經之營之,不日成之。」劉向《新序》
云:」周文王作靈臺及為池沼,掘得死人之骨,吏以聞於
文王。文王曰:更葬之。吏曰:此無主矣。文王曰:有天
下者,天下之王;有一國者,一國之主。寡人者,死人之
主,又何求主。遂令吏以衣冠更葬之,天下聞之,皆曰:
文王賢矣,澤及枯骨,又況於人乎。」周靈臺,高二丈,
周回百二十?「校」原連下條,從?本分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敘周宮室,靈臺完全用本文,只刪引詩
四句,掾s詩正義》、《水經注》、《括地志》三處。又
劉向《新序》一段,見今本《雜事》第五。靈臺遺址,今
在長安縣客省莊。



Page 105




   漢靈臺,在長安西北八里。漢始曰清臺,本為候者
觀陰陽天文之變,更名曰靈臺。郭延生《述征記》曰:
「長安宮南有靈臺,高十五仞,上有渾儀,張衡所制。又
有相風銅烏,遇風乃動。一曰:長安靈臺,上有相風銅
烏,千里風至,此馬乃功。又有銅表,高八尺,長一

丈三尺,廣尺二寸,題云太初四年造。」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唐修真坊,有漢靈臺遺址,崇五尺,周
一百二十?。下引《述征記》,與本文略同。《太平御覽》
卷一百九十五引《郡國志》云:「雍州司天臺西北有香室
街。」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明堂北三百?有靈臺,是漢平
帝元始四年立。」當為武帝太初四年之誤文,楊守敬《水
經注疏》辨之甚是。《雍?》云:「清臺,武帝造太初?之
所。」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引《永經注》鎬水北逕
清靈臺,是合清臺、靈臺二者為一名。又《雍?》云:「銅
渾儀則云張衡所造。衡所造地動儀,在漢順帝陽嘉四年。
其時帝都不在長安,或者衡儀已成,亦分置長安候臺
耶。」《藝文類聚》卷六十八,引晉令:「車駕出入,相
風前行。」《西京雜記》卷五,敘大駕祠甘泉汾陰鹵簿,
有相風烏車駕四中道。又《後漢書?董卓傳》韋懷注,引
張?《漢記》曰:「太史靈臺及永安銅蘭楯,卓亦取之。」
靈臺疑指靈臺之銅表而言,靈臺遺址,今在阿房宮南去明
堂三百??,鎬水經其



Page 106




   西,古城村以西。

柏梁臺,武帝元鼎二年春起。此臺在長安城中北關《三輔
舊事》云:「以香柏為梁也。帝嘗置酒其詔群臣和濟,能
七言濤者乃得上。太初中臺災「校」原連下條,從?本分。

直按:《漢書?武帝紀》:「元鼎二年春,起柏梁臺。」顏
師古注引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以香柏為之。」《文選?西京
賦》李善注引作《漢武故事》,均與本文同。又《武帝
紀》:「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,柏梁臺災。」《食貨志》
云:「乃作柏梁臺,高數十丈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廟記》
曰:「柏梁臺,漢武帝造,在北闕?道西。」《三秦記》
曰:柏梁臺上有銅鳳,名鳳闕。漢武帝集,武帝作柏梁
臺,詔群臣二千石有能為七言詩者,乃得上坐。帝曰:
「日月星辰合四時」雲云。柏梁臺聯句詩,氣息古樸,確
為真品,人名為宋人所妄加,遂滋疑義。又《金石屑》卷
三第四頁,有「元鼎二年柏梁四九」磚文,為末元豐三年
呂大防得於漢故城者。「四九」,系陶工制陶之號數,與
近年漢城所出瓦片題字,體例正同。

漸臺,在未央宮太液池中,高十丈。漸,浸也,言為池水
所漸。又一?:漸,星名,法星以為臺名。未央宮有滄池,
池中有漸臺,王莽死於此。

直按:漸臺,見《漢書?郊祀志》,本文與顏



Page 107



   師古注完全相同。《水經注?渭水》「?水文逕漸臺
東」,引《漢武帝故事》曰:「建章宮有太液池,池中有
漸臺,高三十丈。漸,浸也,為池水所浸,一?星名也。」
為本文及顏注之來源。建章宮太液池,與未央宮滄池,各
有浙臺,王莽之死,則在滄池中之漸臺,亦見《漢書?王莽
傳下》。《史記?佞幸傳》ケ通之漸臺,《正義》引《關中
記》,亦為滄池之漸臺。

神明臺,見建章宮。

直按:已詳見本文卷三建章宮。又《漢書?郊祀志》顏師古
注,引《漢宮閣疏》云:「神明臺,高五十丈,上有九
室。恆置九天道士百人。」又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七十
四、《藝文類聚》卷六十四引漢宮殿名,均與顏注同。
《水經注》建章宮條,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神明臺在建章
宮中,上有九室,今人眉之九天臺。」為今本所無。又
《水經注》引《傅子?宮室》曰:「上於建章宮中作神明
臺、井幹樓,咸高五十餘丈,皆作懸閣輦道相屬焉。」又
《御覽》卷一百七十八,引《洞冥記》,敘武帝初起神明
臺,掘地入三十丈,得商代工人事,其?荒誕,故為《?
圖》所未引。

通天臺,武帝元封二年作甘泉通天臺。《漢舊儀》云「通
天者,言此臺高通於天也。」《漢武故事》:「築通天臺
於甘泉,去地百餘丈,望雲雨悉在其下,望



Page 108




   見長安城。」「武帝時祭泰乙,上通天臺,舞八?童
女三百人,祠祀招仙人。祭泰乙,雲令人升通天臺,以候
天神,天神既下祭所,若大流星,乃舉烽火而就竹宮望
拜。上有承露盤,仙人掌檠玉杯,以承雲表之露。元鳳
間,自毀,椽桷皆化為龍鳳,從風雨飛去。」《西京賦》
云:「通天眇而竦峙徑百常而莖擢,上瓣華以交紛,下刻
峭其若削。」亦曰候神臺,又曰望仙臺,以候神明,望神
仙也。

直按:作甘泉通天臺事,見《漢書?武帝紀》元封二年。
《漢書?郊祀志》云:「乃作通天臺。」顏師古注引《漢舊
儀》云:「臺高三十丈,望見長安城。」又《大平寰宇
記》卷三十引《漢舊儀》,與本文相同,知《漢武故事》
亦本於《漢舊儀》。又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云:「臺高
三十五丈。望雲雨悉在其下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
云:「左有通天臺,高三十餘丈,祭天時於此候天神下
也。」自「武帝時祭泰乙」至「從風雨飛去」一段,《太
平寰宇記》卷三十,及《長安志》均引《漢舊儀》,與本
文同。西安漢城出土有「泰靈嘉神」瓦,疑為武帝祭泰乙
神祠中之物。又陳沈炯有《經通天臺奏漢武帝表》,足證
在北朝時遺址猶存。

涼風臺,在長安故城西,建章宮北。《關輔記》曰:「建
章宮北作涼風臺,積木「校」原作「水」,據《長安志》
校改為樓。」



Page 109




   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曰:「建章宮北作
涼風臺,積木為樓,高五十餘丈。」

長樂宮,有魚池臺、酒池臺,秦始皇造。又有著室臺、鬥?
臺、走狗臺、壇臺、漢韓信射臺。又未央有果臺、東、西
山二臺。未央宮有釣臺「校」原作「鉤弋臺」,據孫本
改、通靈臺。見宮門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廟記》:「長樂宮有魚池、酒池,
上有肉炙樹,秦始皇造。」已見上文秦酒池條。因池中有
臺,故本文又及之。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故事》「桂宮有
走狗臺」,與本文在長樂宮不同。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故
事》,未央宮前有東山臺、西山臺。又引《三輔?圖》,未
央宮有果臺、東山臺、西山臺、釣臺,與本文同。《太平
御覽》卷一百七十七引《三輔故事》,亦云「未央宮前有
東山臺、釣臺」。通靈臺,見本書卷二,甘泉宮總序。
《長安志》引《漢武帝?傳》曰:「鉤弋夫人既殯,香聞十
餘里。帝哀悼,疑其非常人也,乃起通靈臺於甘泉,常有
一青鳥,集臺上往來。

望鵠臺、眺蟾臺、桂臺、商臺、避風臺。並見池沼門。

直按:望鵠臺、眺蟾臺,見卷四影娥池條。桂臺。商臺,
見琳池。避風臺。見太液池。

長楊?,在長楊宮。秋冬較獵其下,命武士搏射禽



Page 110




   

獸,天子登此以觀焉。臺上有木曰?。

直按:《文選?西都賦》云:「?長楊之?。」

李善注:《爾雅》云:「閣謂之臺,有木謂之?。」







闢  雍



周文王闢雍,在長安西北四十里,亦曰璧雍。如璧之圓,
雍之以水,象教化流行也。《詩》曰:「於論鼓鐘,於樂
闢雍。」毛萇注云:「論,思也,水旋丘如璧曰「校」此
二字,據《長安志》補闢雍,以節觀者。」鄭玄注云:
「文王作靈臺,而知人之歸附;作靈沼靈囿,而知鳥獸之
得其所。以為音聲之道與政通,故合樂以詳之。」

直按:《長安志》敘周宮室闢雍,略同本文。

漢闢雍,在長安西北七里。《漢書》河間獻王來朝,獻雅
樂,武帝對之三雍宮,即此。《禮樂志》曰:「成帝時,?
為郡水濱得古磬十六枚,劉向?帝宜興闢雍焉。」

直按:《漢書?河間獻王傳》應劭注云:「三雍者,闢雍、
靈臺、明堂也。雍者,和也,言天地君臣民人皆和。」
《水經注?渭水》:「又東逕長安縣南。東逕明堂南。舊引
水為闢雍處,在鼎路門東七里。」楊雄《劇秦美新》云:
「明堂雍臺,壯觀也。」此王莽所建之明堂闢雍。又《小
校經閣



Page 111



   

金文》卷十六第六十六頁,有「新興闢雍」鏡云:「新興
闢雍建明堂,然於舉土列侯王。」又一九五七手陜西省?史
博物館在西安玉祥門外一。五公里,南鄰大土門村,發現
漢代建築遺址。經發掘地基是圓形土臺,中心建築是方形
土臺。分東、西、南、北四堂,?堂有抱廈四間,廳堂三
間,外有配房,有圜水溝。出土遺物,有五銖錢、雲紋瓦
等,疑為西漢闢雍遺址,與文獻記載方位亦合。見一九五
七年《考古學報》第二期:《西安西郊漢代建築遺址發掘
報告》






明  堂



周明堂,明堂所以正四時,出教化,天子布政之宮也。?帝
曰合宮,堯曰衢室,舜曰總章,夏后曰世室,殷人曰陽
館,周人曰明堂。先儒舊?,其制不同。或曰,明堂在國之
陽。《大戴禮》云:「明堂九室,一室有四?八?,凡三十
六?,七十二?,以茅蓋屋,上圓下方。」《援神契》曰:
「明堂上圓下方,八窗四?。」《考工記》云:「明堂五
室,稱九室者,取象陽數也;八?者陰數也,取象八風。三
十六??,取六甲之爻,六六三十六也。上圖象天,下方法
地,八窗即八?也,四闥者象四時四方也,五室者象五行
也。」皆無明文,先儒以意釋之耳。《禮記?明堂位》曰:
「朝諸侯於明堂之



Page 112




   位,天子負斧?「校」原作「依」,從?本改南?而
立。」明堂也者,明諸侯之尊卑也。制禮作樂,頒度量而
天下服,知明堂是布政之宮也。又《孝經》曰:「宗祀文
王於明堂,以配上帝。」則周有明堂也明矣。

直按:《漢書?平帝紀》:「元始四年,安漢公奏立明堂闢
雍。」應劭注云:「明堂所以正四時,出教化。明堂上圜
下方,八窗四達,布政之宮,在國之陽。上八窗法八風,
四達法四時,九重法九州,十二重法十二月,三十六?法三
十六旬,七十二?法七十二候。《孝經》曰:宗祀文王於明
堂,以配上帝。上帝謂五時帝太昊之屬。?帝曰合宮,有虞
曰總章,殷曰陽館,周曰明堂。」《太平御覽》卷五百三
十三,引《三禮圖》曰:「明堂者布政之宮。」又「?帝曰
合宮」。《初學記》卷十三引《尸子》與本文同。明堂在
國之陽,《太平御覽》卷五百三十三,引蔡?《禮樂志》
云:「明堂在國之陽,三里之外,七里之?。已地就陽位
也。」本文引《大戴禮》,見《大戴禮?明堂》篇。本文所
引《援神契》,與《初學記》巷十三引同。

漢明堂,在長安西南七里。《漢書》曰:「武帝初即位,
響儒術,以文學為本,議立明堂於城南,以朝諸侯。」應
劭注云:「漢武帝造明堂,王莽修飾令大。」

《漢書》:武帝建元元年,議立明堂,遣使者安車蒲輪,
束帛加



Page 118







   

璧,?魯申公。又《郊祀志》:初,天子封泰山。泰山東北
阯,古時有明堂,處處險不敞。上欲治明堂奉高帝,未曉
其制度。濟南人公玉帶上?帝時明堂圖,明堂中有四殿,四
面無壁,以茅蓋通水,水圜宮垣,為復道;上有樓,從西
南入,名曰昆侖。天子從之,入以拜祀上帝焉。於是上令
奉高作明堂?上,如帶圖。又是?,修東封,則祀太乙五帝
乾明堂上坐,合高皇帝祠坐對之,祠后土於下房,以二十
大牢。天子從昆侖道入。始拜明堂如郊祀。是?元封五年
也。本紀元封二年秋,作明堂乾泰山下。五年春三月,至
泰山摯普B甲子,祠高祖於明堂,以配上帝。太初元年冬
十月,行幸泰山: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,祀上帝於明堂。




直按:《史記?武帝本紀》,《集解》引《關中記》云:
「明堂在長安城門外杜門之西。」《漢書?王莽傳》云:
「是?,莽奏起明堂、闢雍、靈臺,為學者築舍萬區、作
市、常滿倉,制度甚盛。」又《長安志》云:「靈臺、明
堂,武帝造。在長安城南。平帝元始四年,王莽奏復修明
堂闢雍」。《太平御覽》卷五百三十三,引《三輔?圖》
云:「孝武帝議立明堂於長安城南許,?褒等議曰:按五經
禮傳記曰,聖人之教,作之象所以法則天地,比類陰陽,
以成宮室,本之太古,以昭令コ。茅屋採椽,土階素輿,
越席皮弁,蓋興於?帝堯舜之代。是以三代修之也。」又
《御覽》卷八百二十六,引《三輔?圖》云;」元始四年,
起明

Page114



Page 114




 

堂、闢雍長安城南,北為會市,但列槐市數百行為隊,無
墻屋,諸生朔望會此市,各持其郡所出貨物,及經書傳
記、笙磬器物,與賣買,雍容揖讓,或論議槐下。」以上
兩則,皆為令本所無。《初學記》卷十三,引《三輔?圖》
云:「明堂者,天道之堂也。《御覽》卷五百三十三,亦
引此兩句。聽以順四時,行月令,祀先王,祭五帝,故謂
之明堂。闢雍員如璧,雍以水,異名同事,其實一也。」
與今本亦頗酉異同。





圜  丘



漢圜丘,在昆明故渠南,有漢故圜丘「校」丘下原有「今
按」二字,依文例刪,高二丈,周回百二十?。

直按:《水經注?渭水》記漢圜丘,與本文同。

又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括地志》云:「漢圜丘在長安治?四
里,居コ坊東南隅。」




太  學


漢太學在長安西北七里。董仲舒策曰:「太學,賢士之
關,教化之本原也。」王莽作宰衡時,建弟子舍萬區,起
市郭上林苑中。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漢太學中有

  


Page 115




  市有獄。」

直按:《漢書?王莽傳上》云:「是?,莽奏起明堂,闢
雍、靈臺,為學者築舍萬區,作市,常滿倉,制度甚
盛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漢太學中有市有
獄,」與本文同。又引《關中記》云:「漢大學、明堂,
皆在長安南安門之東,杜門之西。」又《長安志》敘唐城
普寧坊西街,有漢太學遺址,其地本長安故城南安門之
外。






宗  廟


宗,尊也;廟,貌也,所以?佛先人尊貌也。漢立四廟,祖
宗廟異處,不序昭穆。

太上皇廟,在長安西北長安故城中,香室街南,馮翊府
北。《關輔記》曰:「在酒池北。」

直按:本書三輔治所云:「馮翊府,長安故城?,太上皇廟
西南。」

高祖廟,在長安西北故城中。《關輔記》曰:「秦廟中鐘
四枚,皆在漢高祖廟中。」《三輔舊事》云:「高廟鐘重
十二萬斤。」《漢舊儀》云:「高祖廟鐘十枚,各受十石,
撞之聲聞百里。」《漢書》:文帝時盜取高廟玉環故事。又
云:「光武至長安宮闕,以宗廟燒蕩為墟,乃徙都洛陽。取
十廟合於高廟,作十二室。太常卿一人,別治長安,主知高
廟事。」高廟有便殿,凡言

 


Page 116




   便殿、便室、便坐者,皆非正大之處,所以就便安
也。高園於陵上作之,既有正寢,以象平生正殿路寢也。
又立便殿於寢側,以象休息閑晏之處也。孝惠更於渭北建
高帝廟,謂之原廟。

直按:《漢書?叔孫通傳》晉灼注引《?圖》云:「高廟在
長安城門街,寢在桂宮北。」與今本異。

又按;《漢書?韋玄成傳》云:。又園中各有寢便殿。」如
淳注引《?圖》,高廟有便殿,與今本同。顏師古注云:
「凡言便殿,便室者,皆非正大之處。寢者,陵上正殿,
若平生路寢矣。便殿者,寢側之別殿耳。」與本文略同。
自「高廟有便殿」句起,至「以象休息閑晏之處也」一
段,完全與《漢書?武帝本紀》建元六年顏師古注相同。顏
注又節用於《韋玄成傳》,已見上。

又按:漢祖西鐘十枚各受十石事,《北堂書鈔?樂部》引
《舊儀》亦同。惟《太平御覽》卷五百七十五,誤引作
《漢書》。盜高廟玉環事,見《漢書?張釋之傳》。光武至
長安事,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故事》,與本文同。原廟,
見《漢書?叔孫通傳》。西安漢城出土有「高廟萬世」瓦,
當為高廟之物。

惠帝廟,在高帝廟後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:「惠帝廟在高



Page 117



   廟之西。」《書道》卷三第二O一頁,有「西廟」瓦
當,疑為惠帝廟之物。

文帝廟,號顧成廟。孝文四年作顧成廟,在長安城南。文
帝自為廟,制度逼狹,若顧望而成,猶文王靈臺不日成
之,故日顧成也。

直按:《漢書》文帝四年紀,服虔注:「廟在長安城南,
文帝作,還顧見成故名之。」《賈誼傳?陳政事疏》云「因
顧成之廟,為天下太宗,與漢無極。」又原注文一段,亦
用文帝四年紀顏師古注文。《古今注》卷上云「漢文帝顧
成廟有二玉鼎,二真金鑪,槐樹悉為扶老拘欄,畫飛雲龍
角於其上也。」《長安志》敘唐城休祥坊,有漢顧成廟餘
址,廟北漢東明園。《太平御覽》卷五百三十一,引《帝
王世紀》云;「漢景帝廟名コ陽,宣帝廟名長壽,武帝廟
名龍淵,文帝廟名顧成,昭帝廟名徘徊」,名稱與本文
同。惟宣帝廟名長壽,當為元帝之誤字,因宣廟名「樂
游」也。又《漢書》文帝四年紀如淳注並同。

景帝廟,號コ陽宮。景帝中四年,造コ陽宮。益帝自作
之,諱不言廟,故號為宮。《故事》云:景帝造コ陽宮。

直按:原注用《漢書》景帝紀四年臣?注文。《故事》為
《西京故事》省文。又《長安志》引《西京故事》云:
「鴻嘉二年八月乙卯,孝景廟北闕災。」

武帝廟,號龍淵宮「校」「宮」字,據《武帝紀》補。今




Page 118




  長安西茂陵東有其處,作銅飛龍,故以冠名。武帝元
光四年,河決濮陽,發卒十萬救河決,起龍淵之宮,取此
為名。武寺廟不言宮。

直按:《水經汪?渭水》;「渠北故阪北即龍淵廟。」如淳
曰:「《三輔?圖》有龍淵宮,今長安城西有其處,蓋宮之
遺址也。」宮與廟,古代通稱。《漢書》顏師古注,謂《?
圖》云龍淵廟不言宮也,誼反失之。「今長安西茂陵東有
其處」三句。用《漢書?武帝紀》建元三年服虔注文。

又按: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卷一:「漢龍泉廟在興平縣東北
二十四里,武帝廟號也。」又《小校經閣金文》卷十一第
七十六頁有育「龍淵宮壺,元朔二年正月造」,知服虔注
龍淵為宮,本甚正確;頗師古以為龍淵廟,駁服氏之注反
誤也。

昭帝廟,號徘徊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云:「孝武、孝昭二廟?,武昭子孫。分
葬其中。」

宣帝廟畢,號樂游,在杜陵西北「校」此五字,原為注
文,從孫本改。神爵三年。宣帝立廟於曲池之北,號樂游,
按其處則今呼樂游園是也,因樂游苑得名。

直按:《漢書?宣帝紀》:「神爵三年春,起樂游苑。」顏
師古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在杜陵西北。」與今本相同,
又原注亦用顏師古注文。《太平御

 


Page 119




   覽》卷八十九,引《帝王世紀》云:「宣帝廟名樂
游,成帝廟名陽池,元帝廟名長壽。」名稱與本文同。又
《太平御覽》卷一百九十七,引《天文要?》按《?圖》:
「曲池,漢武所造,周回五里,池中遍生荷?菰蒲,其間禽
魚翔泳。宣帝立廟曲池之北,即今升平坊?基址是也。」所
引《?圖》為今本所無。即『今升平坊』一句,當為《天文
要?》所加。又《太平寰宇記》云:「樂游原在升平坊。」
《長安志》引《關中記》云:「宣帝許後,葬長安縣樂游
里,立廟於曲江池北,名曰樂游廟,因葬為名。

元帝廟,號長壽。

直按: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云:「莽妻死,謚曰孝睦皇后,
葬渭陵長壽園西。」

成帝廟,號陽池。

太上皇高祖父也有寢廟園、原廟,昭靈後高祖母也、武哀
王高祖兄也、昭哀後高祖嫂也皆有園。孝惠皇帝有寢廟
園,孝文太后、孝昭太后皆有寢園,衛思后?太子母、皇祖
悼考皆有廟園宣帝父史皇孫。廟曰奉明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帝紀》:「建昭五年秋七月庚子,復太上
皇寢廟園、原廟,昭靈后、武哀王、昭哀後,衛思後園。」
文穎注云:「高祖已自有廟,在長安城中,惠帝更於渭北
作廟,謂之原廟。《爾雅》曰原者再,再作廟也。」又原注
文六句,皆用顏師

Page120



Page 120




  古注文。《史記?高祖紀》「至太上皇崩,」《正義》
引用《三輔?圖》云:「太上皇廟,在長安城香室街南,馮
翊府北。」與今本敘三輔治所略同。《漢書?元帝紀》建昭
元年,罷孝文太后、孝昭太后寢園。竟寧元年又復如故。
與本文相合。西漢諸太后中,惟薄太后、鉤弋太后二人獨
有寢園,未詳其故。西安漢城?曾出「孝太」「後寢」兩半
瓦,合讀則成全文,疑為孝昭太后寢園之物。《續漢書?郡
國志》劉注引《皇覽》:「衛思後葬長安城東南桐松園,
今千人聚。」又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,「衛思後園在
金城坊;即故城杜門外大道東。」又《長安志》云,「金
城坊西南隅匡道府,即漢思後園,北門有漢?園。」又《漢
書??太子傳》「長安白亭東為?后園。」《水經注?渭水》
云:「園在昆明渠之北。」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五云:
「漢?園,其地本秦白亭,在金城坊,後省。」

又按:《文選》潘岳《西征賦》李善注引《關中記》云:
「宣帝父曰悼皇考,母日悼夫人,墓曰奉明園,後曰思
後,以倡優雜伎千人樂思後園,今所謂千人?者是也。」又
《漢書?宣帝本紀》云「元康元年,立皇考廟,益奉明園?
為奉明縣。」與本文同。

元成之世,「祖宗廟在郡國者六十八,合百六十七所。京
師自高祖至宣帝,與太上皇,悼皇考,各自居陵

 


Page 121



   旁立廟:並為百七十六。」又「園中各有寢便殿,
日祭於寢,月祭於殿,時祭於便殿。寢日四上食,廟?二十
五祠,便殿四?祠。又月一游衣冠。」四時祭宗廟用太牢,
列侯皆獻酎金以助祭。諸侯王及列侯,?時詣京師,侍祠助
祭。《漢儀》:「諸侯王?以?口酎?金於漢廟,皇帝臨受獻
金,金不如斤兩,色惡,王削縣,侯免國。」注云:「因
八月嘗酎,會諸侯廟中,出金助祭,謂之酎金。酎,正月
旦作酒,八月成,三重釀醇酒也,味厚,故以薦宗廟。
金,?金也,不如法作奪爵。」又冊封諸侯王,必於祖廟冊
命之,示不敢專也。武帝元狩六年夏四月乙巳,立皇子?為
齊王、旦燕王,胥廣陵王,於廟中冊命。漢制封皇子為王
者,其實古諸侯也。?末諸侯或稱王,而漢天子自以皇帝為
稱,故以王號如之,總名為諸侯王。

直按:自「祖宗廟在郡國者六十八」,至「月一游衣
冠」,用《漢書?韋玄成傳》文。《漢書?叔孫通傳》應劭
注云:「月旦出高帝衣冠,備法駕,名曰游衣冠。」如淳
注云:「高祖之衣冠,藏在宮中之寢,三月出游。」本文
引《漢儀》一段,與《漢書?武帝紀》元鼎五年,如淳注引
《漢儀》相同。《西京雜記》卷上云:「漢制宗廟八月飲
酎,用九?太牢,皇帝侍祠。以正月旦作酒,八月成,名曰
酎,一日九?,一名醇酎。」原注文見《史記》?先生補
《三王世家》。又「漢制封皇子為王者」



Page 122




   一段,《漢書?百官公卿表》:「諸侯王高帝初
置。」顏師古注引蔡?云云,完全與本文同,蓋用蔡?《獨
斷》語也。

新莽壞徹城西苑中建章、承光、包陽、犬臺、儲元宮、及
平樂、當路、陽祿館,凡十餘所,取其材瓦以起九廟。莽
曰,予卜波水之北,郎池之南,惟玉食。予又卜金水之
南,明堂之西,亦惟玉食。予將親築,於是遂營長安城
南,提封百頃,莽又親舉築三下。九廟:一?帝,二虞帝,
三陳胡王,四齊敬王,五濟北愍王,六濟南悼王,七元成
孺王,八陽平頃王,九新都顯王。殿皆重屋。大初祖廟,
東西南北各四十丈,高十七丈餘,廟半之。為銅?櫨,飾以
金銀?文,窮極百工之巧,帶高揄コ,功費數百巨萬,卒徒
死者數萬。

直按:本文完全用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文。尋傳又云:「?
兵發掘莽妻子父祖塚,燒其棺槨,及九廟明堂闢雍,火照
城中。」又一九五六年陜西省文管會,在今西安西ケ小土
門西北一帶,發現漢代建築遺址。墻基?土,ェ四。五米,
深一。二米,層厚六至九厘米。?墻建築在?土基,中央部
分ェ一。八米。石子路ェO。九十。石柱礎等物,皆棄置於
窪地。探出整個範圍,?邊墻長二七三米,共有九處,皆有
共同之點。出上有雲紋瓦當,「延年益壽」、「上林」、
「千秋萬?」、朱雀,玄武畫瓦。又出土育『官工節?周君
長刻石。」(見一九五七



Page 123






   年《考古通訊》六期:《西安西部發現漢代建築遺
址》。此遺址余曾去勘?兩次,石柱礎側面底面,多有朱書
題字,不盡可辨。《漢書?地理志》,王莽改梁國?縣力
「節?」,與刻石正合,定為王莽九廟之遺址無疑。




南 北 郊


天郊,在長安城南。地郊,在長安城北。所屬掌治壇?郊
宮?時供張,以奉郊祀。武帝定郊祀之事,祀太乙於甘泉圜
丘,取象天形,就陽位也;祀后土於汾陰澤中方丘,取象
地形,就陰位也。至成帝徙泰畤後土於京師,始祀上帝於
長安南郊,祀后土於長安北郊。

直按:《漢書?成帝紀》:「廷始二年春正月辛巳,上始郊
祀長安南郊。詔曰:『乃者徙泰畤,後土於南郊、北郊,
朕親飭躬,郊祀上帝』。」天郊在長安城南,地郊在長安
城北,與顏師古注文並同。




社  稷


漢初除秦社稷,立漢社稷。其後又立官社,配以夏禹,而
不立官稷。至平帝元始三年,始立官稷於官社之後。後漢
《祭祀志》云:《?圖》載元始儀甚悉,今本無,合入。元
始四年宰衡莽奏曰:帝天之義,莫大於承天,承天之序,



Page 124




   莫重於郊祀。祭天於南就陽位,祠地於北就陰位。
圜丘象天,方澤象地,圓方因體,南北從位,燔燎升氣,?
埋就類。牲欲繭慄,味尚清玄,器成匏勺,貴誠因質。天
地神所統,故類乎上帝,?於六宗,望秩山川,班於群神,
皇天后土,隨王聽在而事佑焉。甘泉太陽,河東少陽,咸
失厥位,不合禮制。聖王之制,必上當天心,下合地意,
中考人事。故曰ト悌君子,求福不回,回而求福,厥路不
通。在易原作「正月」,從畢本、孫本改泰卦,乾坤合
體,天地交通,萬物聚出,其律太簇。天子親郊天地,先
祖配天,先妣配地。陰陽之別,以日冬至祀天,夏至祀后
土。君不省方而使有司、六宗,日月星山川海。星則北
辰,川即河,山岱宗,三光?明,山阜百川??,濘汗皋澤,
l<豐相屬,各敷秩望相序。於是定郊祀。社長安南北郊,
罷甘泉河東祀。

直按:本段文源出於《漢書,平帝紀》元姑三年臣?注。又
《獨斷》卷上云;」天子杜稷土壇方廣五丈,諸侯半
之。」又按:原注載元始五年宰衡莽奏文,系《續漢書?祭
祀志》劉昭注文所引。

觀漢博士劉熹《釋名》曰:觀,觀也,於上觀望也。

直按:劉熹當作劉熙,注文所引見《釋名》卷五《釋宮
室》。

豫章觀,武帝造,在昆明池中,亦曰昆明觀。又一?曰:上
林苑中有昆明池觀,蓋武帝所置。桓譚《新論》云:「元
帝被疾,遠求方士。漢中送道士王仲都,詔問所能,對
曰:能耐寒。乃以隆冬盛寒日,令袒載駟馬於



Page 125



   上林昆明池上,環以冰,而御駟者厚衣狐裘寒戰,
而仲都無變色,臥於池上,?然自若。」即此也。

直按:《文選?西都賦》云:「集乎豫章之宇,臨乎昆明之
池。」李善注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上林有豫章觀。」《西
京賦》云:「豫章珍館,?焉中峙。」又云:「相羊乎五柞
之館,旋憩乾昆明之池,登豫章,簡?絲。」李善注「豫
章,池中臺也。」皆與本文相同。《述異記》卷下云:
「漢武帝寶當為元字之誤鼎二年,立豫樟宮於昆明池中,
作豫樟水殿。」《水經注?渭水》引桓譚《新論》,與本文
同。又《藝文類聚》卷五,《初學記》卷三,《太平御
覽》卷二十二、卷三十四、卷七百五十七,並同。又《博
物志》卷五《辨方士》云:「王仲都當盛夏之月,十爐火
炙之不疼,當隆冬之曠,裸之而不寒。桓君山以為性耐寒
暑,君山以無仙道,好奇者為之。」

又按:西安高窯村上林苑遺址,出土銅鑒二十二件,有
「上林豫章觀銅鑒,初元三年造。」

飛廉觀,在上林,武帝元封二年作。「飛廉神禽,能致風
氣者。」「身似鹿,頭如雀,有角而蛇尾,文如豹,武帝
命以銅鑄置現上,因以為名。」班固《漢武故事》曰:
「公孫卿言神人見於東?山,欲見天子。上於是幸?氏,登
東?,留數日,無所見,惟見大人跡。上怒公孫卿之無應,
卿懼誅,乃因衛青白上云:仙人可見,而上往遽,



Page 126




   以故不相?。今陛下可為觀於?氏,則神人可致。且
仙人好樓居,不極高顯,神終不降也。於是上於長安作飛
廉觀,高四十丈;於甘泉作益「校」今校補延壽觀,亦如
之。」後漢明帝,永平五年至長安,悉取飛廉並銅馬,置
之西門外,為平樂觀。董卓悉銷以為錢。

直按:《漢書?郊祀志》云:「公孫卿曰:……『仙人好樓
居。』於是上令長安則作飛廉、桂館,甘泉別作益壽、延
壽館。」本文則引作《漢武故事》。「飛廉神禽」二句則
用《漢書?武帝紀》元封二年應劭注文,「身似鹿」六句,
則用晉灼注文。又「後漢明帝,永平五年至長安」一段,
亦採用應、晉二家之注文。《後漢書?董卓傳》章懷注亦
同。《秦漢瓦當文字》卷一第十四頁,有「益延壽」瓦,
當為益延壽觀之物。顏師古分解為「益壽」、「延壽」二
館名,非是。

屬玉觀,在右「校」「右」字,據畢本補扶風。屬玉,水
鳥,似鵁?,以名觀也。又曰:屬玉,似鴨而大,長頸赤
目,紫紺色。宣帝甘露二年十二月,行車?陽宮屬玉觀。

直按:《漢書?宣帝紀》:「甘露二年冬十二月,行幸?陽
宮屬玉觀。」本文以屬玉觀在右扶風,用應劭注文;以屬
玉似水鳥,用晉灼注文。

青梧觀,在五柞宮之西。觀亦有二「校」原作「三」,裾
《西京雜記》改梧桐樹,下有石麒鱗二枚,刊其脅為
「校」「為」字,據《西京雜記》補文字,是秦始皇驪山
墓上



Page 127




   物也。頭高一丈三尺,東邊者前左?折處有赤如血,
父老謂其有神,皆含血屬筋焉。

直按:本文與《西京雜記》卷三文,完全相同。《太平寰
宇記》卷三十,亦?「三梧桐樹」。《長安志》青梧,一作
「青桐」。

射熊觀,在長楊宮。武帝好自?熊,司馬相如從至上林,作
賦諫,揚雄亦作《長楊賦》。

直按:《漢書?元帝紀》:「永光五年,上幸長楊射熊館,
布車騎大獵。」原注用《漢書?司馬相如傳》文。《元和郡
縣圖志》卷二亦同。又《王海》引作射熊館,在周至,蓋
長楊宮在周至也。《雍勝略》云:「長楊宮,在周至縣東
南三十二里。」《小校經閣金文》卷十一第四十三頁,有
長楊宮鼎。

石闕觀,封巒觀。《雲陽宮記》云:「宮東北有石門山,
岡巒糾紛,干霄秀出,有石巖容數百人,上起甘泉觀。」
《甘泉賦》云「封巒石闕,弭?乎延屬。」

直按:《漢書。司馬相如傳?上林賦》云:「蹶石關,?封
巒,過?鵲,望露寒。」張揖注云:「此四觀,武帝建元中
作,在雲陽南三十里。」「石闕」,今本《漢書?揚雄傳》
所載《甘泉賦》作「石關」。《鐃歌十八曲?上之回》亦作
「石關」。又《甘泉賦》云「度三巒兮偈棠梨。」李善注
以為「三巒」即「封巒觀」。

白楊觀,在昆明池東。



   

Page 128



   直按:《漢書?揚雄傳》云:「然後先置乎白楊之
南。」服虔注云:「白楊,觀名。」

長平觀,在池陽宮,,臨水。

直按:即本書池陽宮之長平阪。《漢書?宣帝紀》:「甘露
三年三月,上自甘泉宿池陽宮,上登長平阪」。如淳注:
「阪,名也。在池陽南上原之阪,有長平觀,去長安五十
里。」顏師古注:「水之南原,即今所謂?城阪。」

龍臺現,在豐水西北,近渭。

直按:《漢書。司馬相如傳?上林賦》云:「登龍臺。」張
揖注云:「觀名也,在豐水西北,近渭。」本文源出於張
揖。

?沐「校」原作「木」,據《長安志》及本書目?改觀,在
上林苑。

直按:《漢書。外戚?孝成趙皇后傳》:「許美人前在上
林?沐館,數召入飾室中若舍。」

細柳觀,在長安西北。《三輔舊事》曰:「漢文帝大將軍
周亞夫軍於細柳,今呼古徼是也。」

直按:《漢書。司馬相如傳?上林賦》云:「掩細柳。」郭
璞注云:「觀名也,在昆明池南也。」

成山觀,成山在東?不夜縣,於其上築宮闕以為觀。成山現
不在三輔,例見宮室門。

直按:《漢書?地理志》東?郡不夜縣,注有成山。

Page129



Page 129




   仙人觀、霸昌觀、蘭池觀、安臺觀、淪沮觀、在城
外。又有禁觀、董賢觀、蒼龍觀、當市觀、旗亭樓、馬伯
騫樓,在城?。

直按:《長安志》引《三輔?圖》云:「秦林光宮有仙人
觀。」《漢書?王莽傳下》云;」司徒王尋秘發長安,宿霸
昌?。」顏師古注云:「霸昌觀之?也。」《長安志》引
《漢宮殿名》云:「長安有當市觀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關
中記》:「有仙人觀。霸昌觀、安臺觀,淪沮觀,在長安
城外。」又引《漢宮閣名》《初學記》卷二十四,《太平
御覽》卷一百七十六引並同:「長安有馬伯騫樓,又有貞
女樓。」又引《三輔?圖》有「期亭樓」,當即本文之「旗
亭樓」。《大平御覽》卷四百零七,引謝承《後漢書》
云:「馬寔,宇伯騫,勤結英雄,所欲友接,負笈荷擔,
不辭萬里。山陽王暢未仕時,寔慕高名往存之。」疑即此
人。據此伯騫與王暢同時,當為東漢中?期人,不知何以有
樓在長安城?。

麒麟,朱鳥目?作「朱雀」、龍興,含章,皆館名。

直按:《文選?西京賦》云:「麒麟、朱鳥、龍興、含
章」。李善注:「龍興、含章,皆殿名。漢宮闕名,有麒
麟殿、朱鳥殿。」《長安志》引《漢宮閣名》,亦云有麒
麟殿、朱鳥殿。朱鳥殿,疑即本書總敘末央宮之朱鳥堂,
此處復出。



Page 130